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點眾科技夾縫求生 綜合毛利率三連降


  長江商報記者 陳妮希
  曾在中國移動樹蔭下悶聲發財的點眾科技,如今盈利大打折扣,急於摘牌新三版在A股謀得一席之地。
  近日,電子閱讀公司點眾科技披露IPO招股書,向A股發起沖刺。計劃募集5.77億元,其中3.5億元將用來采購版權。另外1.5億元用於補充流動資金,0.77億元用於IT平台升級。
  長江商報記者梳理發現,報告期內點眾科技運營成本增長迅猛,銷售費用平均增幅近240%,但是業績卻滑坡。隨著互聯網版權之爭升級,點眾科技或將陷入孤木難撐之地。
  毛利率增速連續三年下滑
  公開資料顯示,點眾科技於2011成立,2016年3月掛牌新三板,但僅過了一年,其就從新三板摘牌,隨即開啟了A股IPO進程。而當時點眾科技業績和毛利潤已經出現滑坡。
  長江商報記者梳理招股書發現,在互聯網閱讀數量大幅攀升的背景下,點眾科技業績增速卻下滑明顯。報告期內,公司淨利潤分別為2791.06萬元、6572.77萬元和8149.26萬元,2017年和2018年的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增速分別為135.49%和23.99%,實現了高水平的業績增長。
  同時,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的綜合毛利率分別為49.84%、35.13%、26.64%。對此公司解釋,毛利率總體呈現下降趨勢,系公司為了鞏固競爭優勢、提升行業地位,加大了渠道推廣力度和版權的采購力度所致。
  在財務狀況並不樂觀的背景下,點眾科技此舉究竟為何意?業內有分析直指或許是為了新一輪融資。
  長江商報記者梳理其招股書發現,2016年-2018年,點眾科技的渠道推廣成本分別是4700萬元、1.6億和3億。這一成本的迅速攀升主要是由於公司加大在新媒體等渠道的投入以擴大用戶規模。
  與此同時,點眾科技為擴大自有書庫業務,大幅投入購買版權。2016-2018年,版權成本分別為539萬、3789萬和5500萬元,也呈快速上升的趨勢。
  總體來看,報告期內公司期間銷售費用近三年費用在不斷攀升,分別為309萬、977萬和1441萬,增幅分別為216%和47%。
  隨著泛娛樂化的IP改編時代大勢襲來,單靠內容變現早已不能滿足網文企業的需求了,點眾科技也不得不為持續盈利謀出路。
  陳瑞卿、何春虹夫妻合計持股57.47%
  在掌閱和閱文雙雄夾擊下,渠道和內容基本大局已定,點眾科技屬於夾縫中求生存。
  和中文在線、掌閱、閱文這類網文上市公司不同的是,點眾科技不僅業績與A股上市公司標准相差甚遠,而且既無資本“大樹”可靠、又無內容、渠道等協同加持。
  縱觀整個網文市場,大多企業都是有來頭,像閱文有騰訊、百度文學有百度和紅杉資本、阿裡文學有阿裡巴巴集團等,頭部企業都有互聯網巨頭在資本、資源及流量上的多重加持,但點眾科技卻無法利用中國移動的平台優勢,為自身發展帶來協同效應。
  反觀點眾科技卻是典型的家族式企業。長江商報記者樹立招股書發現,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為陳瑞卿、何春虹實為夫妻二人,兩人合計直接或間接持有點眾科技57.47%的股份,其中,何春虹直接持有點眾科技38.31%的股份;陳瑞卿直接持有點眾科技6.34%的股份;陳瑞卿擔任萬卷書城的 有限合伙人並持有萬卷書城36.13%的有限合伙份額,通過萬卷書城間接持有點眾科技12.82%的股份。
  此外,點眾科技一直號稱是中國移動手機閱讀基地的主要運營合作伙伴,作為管理中國移動閱讀基地的咪咕數字傳媒有限公司(簡稱“咪咕傳媒”)的分銷渠道深度合作伙伴。自成立以來,來自中國移動的收入占總營收占比平均近40%。但在渠道、引流方面,咪咕與掌閱、QQ閱讀等相比,相差甚遠。
  為了提高核心競爭力,點眾科技也在不斷嘗新。自有書庫業務崛起之後,點眾科技快速擺脫了對中國移動旗下咪咕數媒的依賴,這主要指公司在自己的APP上推廣咪咕數媒的書籍,然後收取服務費。2016年,點眾科技營收過半來自於這項業務;2017年下降至15.4%;2018年更是下降至2.5%。
  隨著業務規模迅速擴張,點眾科技進一步面臨著數字閱讀行業市場中對流量入口、優質內容等資源的激烈競爭,該等因素是影響企業維持用戶黏性和盈利能力的重要因素,沒有靠山的點眾科技應對市場洗牌將更顯乏力。作為獨立運營的新興企業,不具備互聯網巨頭企業的資金、實力與流量入口,對於企業的發展戰略及經營效率提出更高挑戰。如公司無法有效制定及實施後續發展規劃,則可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環境中承壓,進而影響公司的市場份額及經營業績。
(責任編輯:蔣檸潞)
TIME:2019-06-16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7/t20190617_3237600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