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國台、郎酒、習酒爭奪“醬香酒第二股” 天士力投資白酒20年迎來“收割期”


  中國網財經6月12日訊(記者 陳瓊)作為最早進入白酒行業的業外資本,中藥巨頭天士力入主國台酒業20年之後,終於看到了投資增值的曙光。日前,貴州國台酒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台酒業)提交擬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輔導備案材料,備案材料披露國台酒業擬於2020年3月上報IPO材料。
  國台酒業正式接受上市輔導,這標志著國台酒業的上市提速。而在醬香酒熱潮下,“醬酒第二股”的爭奪日益激烈,國台、郎酒、習酒都在爭搶上市先機。白酒行業觀察人士歐陽千裡指出,資本市場對誰將成為茅台之後的醬香酒上市企業興趣濃厚,郎酒、習酒、國台都都選定在2020年上市並非巧合,但三家公司在2020年同時成功上市的可能性並不大。
  國台酒上市提速 業績暴漲靠捆綁經銷商
  6月4日,貴州國台酒業股份有限公司提交擬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輔導備案材料。本次備案材料首度披露了國台酒業的財務數據,數據顯示,國台酒業在2016年、2017年、2018年的營收分別為3.61億元、5.41億元、11.44億元,同期的淨利潤分別為2034.97萬元、1.01億元、2.47億元。
  國台酒業近三年業績“爆發式”增長,得益於茅台熱炒下醬香酒業。白酒行業專家蔡學飛指出,國台是茅台帶動下,中國此輪醬酒熱風口下的直接受益者。除此之外,國台酒業的業績增長還被認為與其營銷策略直接相關。早在2017年,國台酒業啟動“股權激勵計劃”,以股權激勵“捆綁”包括蘇糖、粵糖、酒仙網、名品世家等在內的大經銷商,這種酒廠和經銷商在合作模式上的創新被認為激活了大經銷商的積極性。國台酒業總經理張春新表示:“我們搞的廠商聯盟股權激勵項目,實際上就是把單純的廠商買賣關系變成通過股權的聯系,形成一種共創共享的合作模式創新,不能夠只想著自己賺錢。”
  中國網財經記者注意到,國台酒業在2018年11月啟動與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相關的IPO股改,至2019年4月1日完成股改整體並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遞交上市輔導備案材料,意味國台酒業在上市路上又跨出一步。白酒行業分析人士蔡學飛指出,國體目前還只是進入輔導期,具體上市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國台的上市對於將香白酒品類的完善是有積極意義的,至於國台上市以後的發展與中國醬香型白酒的發展緊密相關。”
  在白酒行業觀察人士歐陽千裡看來,國台遞交上市輔導材料屬於“按部就班”的工作。一是朝著上市的目標前進,二是穩定老經銷商的信心,吸引更多優質新經銷商進入,“是否能夠成功上市,存在不確定性”。
  天士力投資白酒20年迎來“收割期”
  盡管國台上市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對於控股股東中藥巨頭天士力而言,在經歷了漫長的水土不服後,其投資白酒行業20年中終於迎來了“收割期”。
  1999年,中藥巨頭天士力控股集團在茅台鎮收購了一家老字號酒廠,國台酒業公司應運而生,據不完全統計,20年來天士力累計投資達到30億。作為最早進入白酒行業的業外資本,天士力一直將推動國台酒業上市作為目標,其入主國台酒業以來同樣經歷了外來資本對白酒行業的“水土不服”的質疑。
  據中國網財經記者統計,國台酒業最早上市想法能追溯到2011年,當年國台酒業銷售額首度突破10億元,同年國台酒業宣布了啟動上市的目標。隨後國台酒業在多個公開場合透露了上市計劃表,表示將在2020年,力爭實現主板上市。
  在2019年1月的貴州國台酒業有限公司2018年總結暨2019年度工作部署大會上,國台酒業總經理張春新表示,2019年,從利潤指標、公司治理、資產證照、制度流程的完整性等各方面,都要達到上市公司的標准,公司的整體運行要達到上市公司的運行狀態,全面模擬上市公司的運行狀態。
  中國網財經記者查閱企查查數據顯示,貴州國台酒業有限公司大股東為國台酒業集團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50.58%,而國台酒業集團有限公司大股東為天津天士力大健康產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天津天士力大健康產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控股股東為天津富華德科技開發有限公司,後者的實際控制人為天士力制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閆凱境。
  蔡學飛指出,天士力是早期進入中國白酒行業的業外資本,目前看的話,借助醬酒熱,上市之後天士力肯定是能夠實現投資的有效增值,“考慮到天士力的一系列資本動作,不排除天士力會繼續強化醬酒板塊的業務,打造醬酒聯盟。”
  “醬香酒第二股”花落誰家?
  國台酒業上市提速也意味著“醬香酒第二股”的競爭愈加激烈,郎酒、習酒和國台誰將成為繼茅台之後的“醬香酒第二股”也成為白酒行業最大的懸念。
  國台的目標是成為“醬香酒第二股”,但從營收規模來看,國台酒業目前和郎酒、習酒還有很大差距。郎酒集團2018年營收突破百億,茅台集團旗下貴州習酒2018年營收突破56億,而國台酒業2018年營收為11.44億元。
  郎酒的上市之路同樣充滿坎坷。中國網財經記者注意到,郎酒開啟上市之路要追溯到2008年,時任郎酒副總經理付饒表示,公司對上市的規劃已經非常清晰,股份公司在2009年1月1日開始正式運營,在3個會計年度裡郎酒的運營、品牌、利潤將達到整體上市的要求。
  隨後遇上宏觀政策收緊,郎酒上市計劃一再延後,多次傳出借殼上市消息同樣無疾而終。2017年2月,瀘州市市長劉強赴郎酒瀘州基地調研,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表示,負責運營白酒主業的郎酒股份公司已完成股改工作,計劃於2019年上市。為此,公司進行了組織架構調整,還引進了新加坡政府投資基金、博裕資本等外部戰略投資者。之後郎酒方面又將上市計劃推至2020年,對於備受商標權困擾的郎酒而言,能否在2020年成功上市依然充滿變數。
  習酒的上市時間表同樣充滿多變。2012年秋天,時任茅台集團總經理的袁仁國在習酒國營60周年紀念大會上表示2013年2月習酒將在香港登上H股。2012年習酒完成企業股改准備上市,但卻遇上了政府限制“三公”消費以及塑化劑的白酒災難事件,上市之路暫時中止。
  2014年,根據貴州省國資委的規劃,茅台集團仍將繼續保持對習酒的控股地位,在引入中糧集團作為戰略投資者的基礎上,擇機引入多種戰略投資者,繼續以酒類概念推動上市,其中明確到2014年底前爭取習酒公司上市。
  隨著習酒2014年上市夢落空,三年之後習酒再度傳出上市計劃表。2017年12月,時任茅台董事長袁仁國接受媒體采訪時再次表示,在2020年前茅台集團旗下有三家新上市公司,其中就包括習酒公司。不過隨著茅台集團新領導班子上台,習酒的人事變動加劇,習酒的上市時間再次充滿變數。2018年8月,茅台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保芳宣布了習酒公司的最新人事任命,原茅台集團黨委委員、副總經理,習酒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張德芹將不再擔任習酒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原茅台集團總經理助理、習酒公司總經理鍾方達成為習酒公司新一任黨委書記兼董事長。隨著掌管習酒8年張德芹的離任,習酒能否按照計劃在2020年前上市依然是巨大的疑問。
  “醬酒目前只有茅台一家獨大,就像星巴克在咖啡市場一家獨大,資本市場對於第二支醬酒股票有著濃厚的興趣”,歐陽千裡在接受中國網財經記者采訪時指出,郎酒、習酒、國台都都選定在2020年上市並非巧合,但三家公司在2020年同時成功上市的可能性並不大。
(責任編輯:田雲緋)
TIME:2019-06-12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3/t20190613_3235083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