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央地”聯動 地方國企加盟央企提速


原本歸屬於地方國資委的國有企業正在快速迎來央企化大潮。據證券時報記者初步統計,從2018年底至今半年時間內,雲鋁股份、馳宏鋅鍺、海峽股份、馬鋼股份等A股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已經或正在籌劃從地方國資委變更為國務院國資委。同時,遼寧省港口整合也快速推進,涉及到錦州港、大連港、營口港等多家上市公司,由招商局集團主導運營,開展央企與地方的深度合作。除了前述地方國企之外,包括海南海藥、同方股份、恆通科技、環能科技、*ST尤夫等A股上市公司也正在籌劃或已經完成實際控制人從其他部委或自然人到國務院國資委的變更。此番央企化大潮主要發生在資源、港口等基礎性、產能過剩行業,國務院國資委成為並購主體,帶動旗下資產擴增,重點在於以企業為主題的產業鏈整合升級。有地方國資人士表示:央企進駐身份轉變,對企業發展的好處還是顯而易見的。專家分析稱,行業整合是大勢所趨。多位業內人士在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時都認為,未來以地方國企為代表的央企化案例有望繼續擴圍。不過,也有被采訪者表示,人事、文化、產業整合是擺在央企並購之後的三大課題。從更深層次看,央企並購案例的增多,折射著中國經濟多元主體平衡正在悄然變化;要真正實現地方國企的創新發展,更應有賴於混合並購的推進以及創新基因的注入。火速相交海峽股份控股股東港航控股目前正在籌劃控股權變更。今年5月起,海南省國資委籌劃將所持港航控股45%股權,無償劃轉至中遠海運的下屬全資子公司。若實施完成,中遠海運下屬全資子公司將通過港航控股間接持有海峽股份,海峽股份控股股東仍為港航控股,實控人將由海南省國資委變更為國務院國資委。記者從接近公司的知情人士處獲悉,目前相關重組工作在穩步推進。港航控股方面已成立重組工作籌備組。6月初,中遠海運物流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還專程來到港航控股,協商下一步的合作發展。值得注意的是,這是海峽股份控股股東港航控股半年內籌劃的第二次控股權變更。2018年11月,根據海南省政府決策部署,海峽股份的實際控制人海口市國資委將所持公司控股股東港航控股85.12%股權無償劃轉至海南省國資委。這意味著,在半年時間內,就股東級別而言,港航控股實現了三級連跳。相比於正穩步推進的控股權變更而言,此前已經完成過戶的相關案例更顯蹄疾。一大突出表現是,部分A股公司控股股東實現股權劃轉後,新實控人、控股股東與上市公司之間實現交集的速度遠超市場預期。2018年底,馳宏鋅鍺和雲鋁股份先後公告,前實際控制人雲南省國資委籌劃將其直接持有公司控股股東雲冶集團的51%股權無償劃轉至中鋁集團全資子公司中國銅業。由此,兩家公司實控人由雲南省國資委變更為國務院國資委。中國鋁業董事長葛紅林表示,此次雲南省政府與中鋁集團的戰略合作涉及千億級資產,是中國有色金屬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大舉措,也是中國有色金屬行業最重大的戰略性重組整合。雲冶集團黨委副書記周昌武指出,這標志著雲南省委省政府與中鋁集團全面深化合作邁出實質性步伐,標志著雲冶正式加入了中鋁大家庭。此後,雙方快速相交。去年12月,中鋁、中銅就已經就內審部門機構設置、內審制度體系建設以及工作開展情況向雲冶集團作了介紹。今年2月,葛紅林還對雲南冶金工作提出四點要求,包括:確保實現一季度開門紅、加快融合、確保全年歸母為正、員工收入超9萬等方面。雲冶集團方面則最新透露,目前雲冶體系正在通過導入中鋁集團內審標准等方式,加速融入中鋁集團管理體系,在思想上、行動上向中鋁、中銅集團看齊。產業整合在本次大央企的迅猛動作中,無論從央企集團還是上市公司層面,產業整合是最為明顯的特征和動因。這是集團公司層面的整合,跟上市公司層面關系不太大。馬鋼股份工作人員對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現在我國鋼鐵行業集中度這麼低,國家早就提出要提高鋼鐵行業前十大公司集中度達到60%,現在才30%。在馬鋼股份工作人員看來,這對國內長江經濟帶的布局及資源整合將更加有益。如果雙方不整合的話,寶武的生產基地在我們旁邊有梅山,上游有武鋼,再上游還有寶武實質控制的重鋼,你看在沿江一線我們是夾在當中的。整合之後這樣的競爭局面就相對要緩和。寶武與馬鋼的整合也被視為滿足服務國家長江經濟帶戰略、加強區域經濟協同發展的客觀要求,培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集團的關鍵措施。從行業性質來看,鋼鐵行業還是基礎性、支柱性行業,雖說不是什麼朝陽行業也不能算夕陽產業,它的需求在比較長一段時間內都會存在。馬鋼股份工作人員稱,十三五期間(鋼鐵行業)去產能計劃基本已經完成,目前沒有已知新的要淘汰的產能,公司這邊該淘汰的產能已經淘汰了,短時間內不會再淘汰產能。但他也表示,在國內社會廢鋼集聚量逐漸上來、城鎮化程度提高之後,國內鋼鐵需求也會逐漸減少,國內會有一個產能進一步退出的過程。這是一個長期的趨勢,一二十年內應該是看不到的。寶武對馬鋼的重組,也符合我國的長期布局。根據2016年9月國務院發布針對鋼鐵行業兼並重組的46號文件設定的總目標,2025年,鋼鐵產業產量的60%至70%將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團內,其中8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3~4家。馬鋼股份的重組,也將寶武鋼鐵的整體產能提升到接近9000噸的水平,既符合寶武鋼鐵之前提出的發展規劃,也使我國第一大鋼鐵企業產能進一步逼近世界第一鋼鐵企業(安塞樂米塔爾目前年鋼產量為1.3億噸)。此外,雲鋁股份和馳宏鋅鍺也都在公告中明確,股權劃轉有利於整合和發揮雲南省有色金屬資源優勢及中鋁集團在中國有色金屬行業領軍優勢,在雲南省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有色金屬產業基地,同時有利於將中鋁集團打造成為更具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有色金屬企業。對雲鋁這種地方國企來講,央企進駐身份轉變,對企業發展的好處還是顯而易見的。雲鋁股份工作人員對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在行業資源稟賦方面,從上游原材料、中游產品、下游精加工,都是有促進作用的。比如說我們之前的氧化鋁,都是外購,現在從中鋁平台采購,這樣公司後方的余糧就不慌了。這僅僅是一個方面,中鋁所具有的管理、經驗、資源等,綜合來講對地方國企是有好處的。不過上述人士也表示:今年是實控人變更第一年,還要根據後面的具體經營情況來看,現在來講雙方都在一個管理磨合期,不過整體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中國市場學會金融學術委員、東北證券研究總監付立春對記者介紹,此前便有地方國企被央企收購的案例,但2018年下半年開始出現頻繁化的趨勢,股權變動方式也擴圍到換股、交叉持股等多種路徑。這有利於提高資本運作。一方面,可以解決各地方國企之間的無序競爭,使資源更加高效利用;另一方面,通過上下游的統一整合,也有利於提高國有資本效率。對外經貿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員蘇培科認為,這種變動給地方國企及其下屬公司帶來的改變會更為明顯。未來,所劃轉股權的標的企業,在人事安排、管轄權、稅收繳納等方面,都將會與此前存在差別。同時,地方國企融資成本相對央企較高,未來有了央企擔保背書,資金利率有望降低。資金打通後,更有利於國企資源的盤活,央地聯動由此發生效應。從這種產業邏輯出發,未來地方國企委身央企的案例有望繼續增多。大勢所趨在本輪地方國企快速央企化的過程中,有四點被業內尤其關注。縱觀近期發生的幾起案例,多是發生在產能過剩行業——鋼鐵、有色、港口等。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金融與現代產業研究所所長劉國宏表示:通過以企業為主體的整合,也是變相以市場手段解決一些行業問題。劉國宏稱,原來在產能過剩行業進行的三去一補一降,是用行政命令代替了市場主體的作用,目前形勢下,以一些實力企業為主體,通過一定的安排進行資源整合,這本身就是行業發展到一定階段提升行業效益的大勢所趨,也可以有效解決無論先進抑或落後產能,均按照一定指標限產的狀況,避免劣幣驅逐良幣。其次,地方國企控股權,多是以無償劃轉的方式,出讓給國務院國資委。無償劃轉方式不僅可以避稅,而且可以通過流程簡化實現高效劃轉,以縮短實現國資高效利用的周期。蘇培科表示。再次,從本輪地方國資股權變動的監管流程特點來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正在發揮越來越重要的把關人作用。2018年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正式掛牌後,多家公司的股權劃轉,除了要獲得所在地政府批准、國務院國資委無償劃轉批復、並履行證監會豁免要約等程序之外,還要獲得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集中審查通過。第四,地方國企雖然央企化提速,但是屬地化原則依然是資產整合過程的重要原則。以雲冶集團為例,中鋁集團此前提出打造一基地,兩平台,三個千億的世界一流產業集群目標,而雲南是實現這一目標的重要陣地之一。雲南省方面曾表示,將全力支持中鋁集團在雲南的發展,支持中鋁雲南基地做強做優做大,助推雲南省產業升級和經濟社會發展。並購之困本輪地方國企央企化的背景之一,是不少企業發展速度出現滑坡。以雲鋁股份為例。2018年,該公司實現營收約216.89億元,同比下降近2%;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約-14.66億元。此外,馳宏鋅鍺、海峽股份等公司,在2018年淨利潤也都出現一定幅度的下滑。中國經濟增速步入下行周期之後,最先受到沖擊的是民營企業,這從2017年已經明顯顯現。緊接著,地方國有企業感到壓力,尤其隨著金融環境的收緊、地方國企雖然手裡掌握大把土地、礦產等資源,但是缺乏運營效率和現金流,因此亟待改革破局。蘇培科表示。正是在此背景下,市場才給出前述預期,認為加入央企行列,有利於地方國企繼續生存和發展。實際上,從央企層面看,近年做加法的特征較為明顯。最為典型的是南北車合並,中國中車已經成為世界軌交設備龍頭,成為中國名片。所有企業都致力於做大規模,只有資產擴大後,被他人並購的可能性才能降低。蘇培科分析。雖然上市公司和並購方都看好產業協同與國資效率,但也有業內對可能出現的大央企病表示擔憂。央企並購地方國企,開始仿佛初戀,願景都是美好的,但是並購整合的成功有賴於諸多因素。蘇培科指出,國有體制公司通常會面臨三大問題。首先是人事難題,幫派文化需要解決;其次是文化整合;第三才是產業協同。倘若這三大問題解決不好,並購所帶來的協同效應和化學反應就要存疑。在眾央企中,由招商局集團和中信集團所主導的並購重組頗受市場看好。一位不願具名的北京國企負責人介紹,招商局、中信兩集團在高管激勵等方面都已經實現了相對市場化,對不少地方國企有較強吸引力。這種市場化基因在央企中非常難得,主要與企業自身基因和管理層本身有關。尤其是如果管理層束手束腳,一味奔政治前途,在任命周期內,往往就不能將企業長期戰略與經濟周期之間適配。趨勢與擔憂在談到近期的整合情況時,相關專家對記者表示,未來或將發展成一種趨勢。未來類似並購不會局限於以鋼鐵、有色為代表的產能過剩行業。付立春稱,地方屬性比較強的、公共資源類、上游生產資料行業,尤其是運營效率相對較低,或者存在過度同質競爭的行業,都有望成為下一步整合的目標,以多維度提高國資效率。劉國宏也表示,未來地方其他搞不好的國資也均有可能被劃到央企去。為什麼選擇央企進行產業整合?劉國宏稱:不少地方國企依然沒有建立起完善的公司治理模式,對產業鏈的控制環節也比較弱。有些地方國企領導人想進行改革改制,但受制於各個層面,改不動,經營效益也難以提升。不過,本輪地方國企央企化的驅動力,多來自於行政力量,缺少市場化基因,以及由此可能帶來的創新力的欠缺,也為市場所擔憂。北京某投資人士指出,企業規模越大,創新力往往反而會變弱。大型央企通常已走向成熟階段,同時可以坐享壟斷資源、政策優惠、金融支持等紅利,因此創新動力不足。去年就有市場傳出部分央企拿到低利率資金後,轉手借給地方國企、民企的現象。倘若依然沿著這種路徑前行,央企整合後的地方國企將依然面臨挑戰。蘇培科也表示,在上一輪緊縮周期中,倒下的往往是此前最活躍的民營企業;雖然地方國企所受影響要小很多,但是原因之一就恰恰在於這些企業存在決策機制緩慢、保守發展等特征。這樣的企業,即便這一輪活下來了,但是下一輪能否活下去依然是個問題。實際上,近年來,地方國企改革和控股權轉讓一直在推進,此前民營企業參與混改曾是一條重要路徑。不過在本輪周期內,一方面,民營經濟資金壓力顯現,另一方面,民企整合伴生著國有資產流失的擔憂,這與央企作為並購方的主體地位凸顯不無關系。這表明,中國經濟多元主體的平衡或在發生變化。在央企主導並購的新生態下,部分人士對大央企病抱以謹慎心態,尤其是對創新能力表示擔憂。這個趨勢出現之後,未來可能還要出現另一種趨勢。劉國宏表示,在一些關乎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領域,未來有些在當地水土不服的國資,央企搞不好,是不是也可以交由地方國企整合?在國資內部、央地之間,形成這樣一種競爭格局,通過這樣制度化安排,也可能推動地方國企和央企形成良性發展。
TIME:2019-06-12
來源網站:證券日報網
來源網址:http://www.zqrb.cn/finance/hongguanjingji/2019-06-12/A1560281835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