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玉龍股份三年內再易主 頻換“新主”意欲何為


  《投資者網》葛凡梅
  當資本運作大佬王學文把收入囊中將滿三年的玉龍股份(601028.SH)拱手轉讓的消息傳出,玉龍股份的前景也開始變得撲朔迷離。6月11日,玉龍股份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拉薩市知合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知合科技”)擬向上海厚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厚皚科技”)、寧波煥禧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煥禧實業”)、林明清、王翔宇轉讓所持有的玉龍股份的50%股份,轉讓總價款為27.48億元。
  本次股份轉讓完成後,知合科技不再持有公司股份,厚皚科技因持有26%上市公司股份一躍成為公司控股股東,公司實際控制人由王文學變更為賴郁塵。

  ?擬溢價逾25%轉讓控制權
  根據公告,6月10日,知合科技與厚皚科技、煥禧實業、林明清、王翔宇分別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知合科技將持有的公司3.92億股無限售流通股協議轉讓給厚皚科技、煥禧實業、林明清、王翔宇,轉讓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0%。其中,厚皚科技受讓總股本的26%;煥禧實業受讓10.97%;林明清受讓7.79%;王翔宇受讓5.24%。
  依據轉讓協議,本次轉讓價格為7.02元/股,較玉龍股份6月10日收盤價5.59元/股溢價超過25%。其中,轉讓給厚皚科技、煥禧實業、林明清、王翔宇股權的總價款為14.29億元、6.03億元、4.28億元、2.88億元,厚皚科技、煥禧實業、林明清、王翔宇全部以現金方式支付。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本次協議轉讓股份中知合科技有2.5億股尚處於質押狀態,占總股本的31.87%。對於處於質押狀態中的股份,知合科技應在辦理本次股份轉讓過戶前辦理被質押股份的解除質押手續。
  此次玉龍股份的新東家較為“神秘”。據公告顯示,即將成為玉龍股份“新主”的賴郁塵旗下只有厚皚科技與上海厚立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厚立實業”)兩家企業。作為玉龍股份控股股東的厚皚科技於2019年5月23日成立,距離受讓公告不到20天,注冊資本為15億元,注冊地址為上海市浦東新區。而厚皚科技母公司厚力實業僅比厚皚科技早誕生兩天。據企查查資料顯示,厚立實業注冊時間為2019年5月21日,注冊資本為16億元。
  未滿三年虧損7.64億
  玉龍股份於1999年成立,是一家焊接鋼管的專業生產公司。公司主要產品為直縫高頻焊接鋼管、螺旋埋弧焊接鋼管、方矩形焊接鋼管和直縫埋弧焊接鋼管。經營范圍廣泛,包括鋼材軋制、石油鑽采專用設備、鑄鋼件的開發、制造、金屬材料、建築用材料、五金交電、通用機械的銷售等。公司綜合實力居同行業前列,2006年被評為江蘇省高新技術企業,2007年“玉龍”牌商標被認定為“中國馳名商標”。
  自2011年11月登陸上交所以來,這並非玉龍股份首次“易主”。玉龍股份最原始的實際控制人是唐永清、唐維君、唐柯君、唐志毅,唐家四人為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玉龍股份50.01%股份。
  2016年7月,知合科技曾斥資9.31億元受讓玉龍股份1.33億股。之後,知合科技又獲得12.77%的委托表決權,成為上市公司持有最多表決權的單一大股東,全資控股知合科技的王文學已然成為玉龍股份的實際控制人。
  而後,知合科技再次斥資9.67億元獲得玉龍股份1.02億股股份;後於2017年3月又通過部分要約收購,以10.39元/股的價格受讓約1.56億股股份,作價約為16.21億元。
  綜上計算可得,知合科技獲得玉龍股份50%股權合計花費約35.19億元,而此次一次性出清所有股份,獲得轉讓總價款約為27.5億元。在此期間,玉龍股份並無分紅,知合科技在這一進一出中虧損約7.64億元。
  入主玉龍股份未滿三年,沒有賺錢的知合科技將玉龍股份控制權全部轉讓給厚皚科技,玉龍股份為何頻換新主?
  玉龍股份走向何方?
  其實,玉龍股份“易主”事件頻出均是事出有因。
  2011年玉龍股份上市以後,公司業績開始下滑,2016年甚至出現了大幅虧損,面對慘淡的經營業績和萎靡的股價,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開始著手出售控制權。
  彼時玉龍控股人有意賣殼,意欲打造A股資本矩陣的“資本大鱷”王學文找上門來,雙方一拍即合,迅速達成交易。
  知合科技入主後,意圖“整合優質資產,增強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先是在對資產進行了清理。2016年9月14日玉龍股份發布公告,公司對存在明顯減值跡象的資產計提了減值准備,本次計提壞賬准備435.77萬元、存貨跌價准備2677.63萬元、固定資產減值准備2.79億元。計提的減值准備計入資產減值損失科目,共計影響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權益-3.03億元。
  隨後在2016年11月,玉龍股份又拋出以公開拍賣方式整體轉讓四川玉龍100%股權、伊犁玉龍100%股權、玉龍科技100%股權、玉龍精密100%股權、香港嘉仁100%股權的計劃,收回1.15億現金。
  然而幾經折騰,知合科技意氣風發的收購最終以失敗告終。收購後的玉龍股份經過近三年的打磨,業績表現並不如意。據玉龍股份年報,2018年全年公司實現營收15.2億元,同比增長10%;歸母淨利潤2188萬元,同比下降72.5%;扣非淨利潤為-5910萬元,同比大幅下降5352.02%。另外,公司毛利率也從2015年的17.64%下滑至2018年的5.10%,連續四年下滑且下滑速度增快。而據玉龍股份公告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淨利潤已顯現負值,其中歸母淨利潤為-787.1萬。
  公司業績大幅下滑之際,公司高管密集辭職。2019年3月公司發布公告稱,原公司總經理周大橋、原公司董事李偉敏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職務。公司管理團隊的躁動不安也毫無遺漏地折射在資本市場,讓投資者對玉龍股份的發展預期蒙上了一層陰影。
  在這樣的情況下,擁有著敏銳市場嗅覺的資本運作大佬王學文迅速撤資離場,似乎是一個明智的決定。但關於玉龍股份變更實控人的真正原因,《投資者網》致函公司,但截至發稿,未收到任何回復。
  如今,厚皚科技接盤玉龍股份,公司業務是否會有進一步的調整尚未可知。作為新近成立的SPV,厚皚科技“代持”跡象明顯,將會帶領玉龍股份走向何方,還需後續持續關注。(思維財經出品)
(責任編輯:關婧)
TIME:2019-06-16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7/t20190617_3237424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