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吉林銀行去年四季度虧7.89億 近92億逾期90天以上貸款未計入不良


  因嚴格貸款風險分類致銀行利潤縮水在當下並非罕見,但利潤大幅縮水後依然有大量逾期90天以上貸款未計入不良,就未免顯得尷尬了。
  日前,吉林銀行公布的2018年業績數據顯示,2018年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較2017年降18.94億元,進一步測算,2018年第四季度淨虧7.89億元。細加考察發現,吉林銀行第四季度資產減值損失不低於30.61億元。盡管如此,依據已有數據測算,2018年末仍有至少91.55億元未計入不良,不良偏離度盡管比 2017 年的381.42%有所壓縮,但仍保持在248%的高位。
  2018年,該行的撥備覆蓋率由2017年末的190.75%降到149.92%,已低於監管最低要求。至於吉林銀行為何在2018年第四季度大幅度增加資產減值損失准備計提,《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次致電吉林銀行總行,但均未能接通。
  單季營業支出大增第四季度淨虧7.89億元
  6月6日,吉林銀行公布2018年業績。該行2018年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1.57億元,較2017年大幅下滑18.94億元,下滑幅度為62.1%,2017年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30.51億元。
  受利潤大幅下降影響,吉林銀行2018年資產利潤率回落至0.32%。而2018年商業銀行資產利潤率平均水平各季度分別為1.05%、1.03%、1.00%、0.90%。可見在資產利潤率上,吉林銀行經營效益遠低於行業平均水平。
  而2018年一季度至四季度城商行資產利潤率平均水平為0.90%、0.88%、0.84%、0.74%。由此來看,吉林銀行資產利潤率遠不及城商行平均水平。
  若用資本利潤率衡量,吉林銀行2018年經營效益下滑更為明顯。2018年該行資本利潤率為4.96%,2017年為14.02%。降幅達9.06個百分點。再看2018年行業平均水平,2018年一季度至四季度,商業銀行資本利潤率分別為14.00%、13.70%、13.15%、11.73%。也就是說,吉林銀行資本利潤率也遠低於行業平均水平。
  不容忽視的是,2018年吉林銀行淨息差大為改善,為2.17%,2017年僅1.05%。在相對寬松的經營形勢下,資本利潤率下滑幅度如此之大,仔細看來,這與淨利潤大幅下滑不無關系。
  究竟是什麼導致吉林銀行2018年淨利潤下滑?在利潤表中,記者注意到,2018年其投資收益為1.24億元,2017年則為38.13億元,僅此一項減少36.89億元。由此可判斷,投資收益大幅縮水是吉林銀行2018年淨利潤大幅滑坡的主要原因。
  分季度看,2018年1~3月,吉林銀行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8.83億元。2018年1~6月,該項為15.48億元。2018年1~9月,該項為19.47億元。2018年1~12月該項為11.57億元。可見,相較上半年,下半年淨利增幅明顯下滑。2018年第三季度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3.98億元,較上半年各季度大幅回落。而第四季度下滑加速,最終轉為虧損狀態,淨虧損額為7.89億元。
  但需要注意的是,其營收在各季度卻平穩增加,2018年1~3月,營收為19.99億元。2018年1~6月,該項為40.08億元。2018年1~9月為60.75億元。2018年1~12月為87.19億元。
  在營收平穩增長的情形下,季度間淨利潤卻大幅波動。可見下半年利潤下滑的驅力並非源自營收端,也非投資收益大幅波動,可能來自支出端。
  進一步看該行2018年營業利潤,2018年1~3月為11.81億元,1~6月為20.44億元,1~9月為27.89億元,1~12月為14.37億元。變動趨勢大體與淨利潤變動一致。
  這表明淨利潤季度間變動主要由營業利潤變動導致,結合季度營收穩步增長,則淨利潤變動進一步可歸結為第四季度營業支出大幅增加。
  資產減值損失飆升撥備覆蓋率大幅下滑
  合並利潤表顯示,2018年吉林銀行計提資產減值損失34.14億元,較上年增24.06億元,增幅238.69%。2017年資產減值損失10.08億元。由於銀行資產減值損失主要來自貸款損失准備,這意味著貸款損失准備計提規模大幅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在撥備計提大規模增加的情形下,其撥備覆蓋率卻大幅滑落。年報顯示,2018年末,吉林銀行撥備覆蓋率為150.19%,剛剛邁過監管底線要求,而其2017年末撥備覆蓋率達到190.75%。如此矛盾的數據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信息?記者發現,報告後部分的財務報表附注顯示,其撥備覆蓋率僅149.92%,與前述150.19%相差0.27個百分點,若以149.92%為准,則2018年末其撥備覆蓋率水平未能滿足監管最低要求。
  2018年資產減值准備驟升,而撥備覆蓋率巨幅滑落,可能的解釋為,其既往貸款損失准備中的一部分發生轉出或者核銷,只是新增貸款損失准備增長得快。從不良數據上,這一點也可以得到印證。2018年末其不良貸款率為2.82%,2017年末為1.72%,2018年末不良率升1.1個百分點。2018年末不良貸款余額為61.86億元,較2017年末幾近翻倍,2017年不良貸款余額為32.34億元。不良率、新增不良貸款雙雙大幅攀升,對應的是資產減值准備計提猛增。體現在貸款損失准備上,該項淨增額也水漲船高。財務報表附注顯示,2018年末貸款損失准備余額為92.74億元,2017年末為69.23億元,2018年貸款損失准備淨增23.51億元。
  不過,吉林銀行財務報表附注顯示,2018年貸款損失准備未有轉出,只有核銷和轉回,規模分別為16.71億元、0.01億元。據此,核銷導致貸款損失准備存量減少16.71億元,營業支出也相應減少16.71億元。同時,營業利潤增加16.71億元,轉回0.01億元,則貸款損失准備增加0.01億元,營業利潤減少0.01億元。核銷和轉回兩項相抵,最終對營業利潤貢獻16.7億元。
  換句話說,吉林銀行在不良貸款增長加快的情形下,一手加大新增貸款損失准備的計提,一手加大既往不良貸款處置,過往充盈的貸款損失准備得到釋放,用於彌補2018年利潤下滑。
  逾期90天以上貸款153.41億不良貸款偏離度248%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末,該行逾期90天以上貸款余額為153.41億元,其不良貸款余額為61.86億元,不良貸款認定偏離度(逾期90天以上貸款余額/不良貸款余額)為248.00%,至少還有91.55億元未計入不良貸款。2017年末,吉林銀行逾期90天以上貸款余額為123.35億元,同期不良貸款余額為32.34億元,同期不良貸款認定偏離度為381.42%。
  雖然前後兩年不良貸款認定偏離度都維持較高水平,但相對來說,2018年出現大幅下降,降幅達133.42個百分點。
  若以2017年不良貸款認定偏離度計算,2018年不良貸款余額僅為40.22億元(153.41/381.42%),也就是說,2018年相對多嚴格認定了21.64億元(61.86億元-40.22億元)不良貸款,對應需多計提一定比例貸款損失准備。不過,因嚴格認定多計提的比例即便按30%計算,多計提貸款損失准備額度也僅為6.49億元,對於利潤季度間變動並不構成大的沖擊。2018年第四季度其營業利潤為-13.5億元,第三季度為7.45億元,第三、第四季度差額達20.97億元。
  而營業支出列表中,變動幅度較大的項目是資產減值損失,增加了24.06億元。因此,較為合理的解釋為,吉林銀行的貸款損失准備在2018年第四季度大幅增加了計提。
  進一步查詢吉林銀行2018年此前各季度財務報表,第三季度吉林銀行作為母公司計提資產減值損失為0.82億元,上半年合並財報顯示計提資產減值損失1.81億元,則前三季度母公司計提資產減值損失小於2.63億元,而全年母公司計提資產減值損失為33.24億元。也就是說,第四季度單季僅吉林銀行作為母公司便計提資產減值損失不低於30.61億元。既然母公司單季計提資產減值損失已大幅增加,則與子公司數據合並處理後的第四季度資產減值損失不會低於30.61億元。因此,這與第四季度營業利潤-13.52億元,以及第三、第四季度差額20.97億元均較為吻合,上述解釋初步得以印證。
  吉林銀行在最後一個季度大幅計提資產減值損失,與監管近年來不斷嚴格資產風險分類不無關系,特別是2018年下半年以來,監管層明確要求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計入不良類別。
  記者注意到,2018年7月中旬,原吉林銀監局連發多份罰單,其中包括吉林銀行因貸款五級分類不准確被罰50萬元,並有數名相關責任人受警告處罰。考慮到吉林銀行2018年末不良貸款認定偏離度依然保持在248%的高位,在監管進一步做實貸款分類的要求下,吉林銀行承壓不在話下。
  若再把其資本充足水平考慮在內,則情況更為復雜。2018年末其資本充足率為10.70%,一級資本充足率為8.87%,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8.86%,監管最低要求分別為,資本充足率不低於10.5%,一級資本充足率不低於8.5%,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不低於7.5%。除了核心一級資本充足水平相對較好,吉林銀行其他兩項指標水平相較監管最低要求均不容樂觀,盡管2018年相對2017年有所改善。  每經記者 張壽林 每經編輯 姚祥雲
  因嚴格貸款風險分類致銀行利潤縮水在當下並非罕見,但利潤大幅縮水後依然有大量逾期90天以上貸款未計入不良,就未免顯得尷尬了。
  日前,吉林銀行公布的2018年業績數據顯示,2018年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較2017年降18.94億元,進一步測算,2018年第四季度淨虧7.89億元。細加考察發現,吉林銀行第四季度資產減值損失不低於30.61億元。盡管如此,依據已有數據測算,2018年末仍有至少91.55億元未計入不良,不良偏離度盡管比 2017 年的381.42%有所壓縮,但仍保持在248%的高位。
  2018年,該行的撥備覆蓋率由2017年末的190.75%降到149.92%,已低於監管最低要求。至於吉林銀行為何在2018年第四季度大幅度增加資產減值損失准備計提,《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次致電吉林銀行總行,但均未能接通。
  單季營業支出大增第四季度淨虧7.89億元
  6月6日,吉林銀行公布2018年業績。該行2018年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1.57億元,較2017年大幅下滑18.94億元,下滑幅度為62.1%,2017年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30.51億元。
  受利潤大幅下降影響,吉林銀行2018年資產利潤率回落至0.32%。而2018年商業銀行資產利潤率平均水平各季度分別為1.05%、1.03%、1.00%、0.90%。可見在資產利潤率上,吉林銀行經營效益遠低於行業平均水平。
  而2018年一季度至四季度城商行資產利潤率平均水平為0.90%、0.88%、0.84%、0.74%。由此來看,吉林銀行資產利潤率遠不及城商行平均水平。
  若用資本利潤率衡量,吉林銀行2018年經營效益下滑更為明顯。2018年該行資本利潤率為4.96%,2017年為14.02%。降幅達9.06個百分點。再看2018年行業平均水平,2018年一季度至四季度,商業銀行資本利潤率分別為14.00%、13.70%、13.15%、11.73%。也就是說,吉林銀行資本利潤率也遠低於行業平均水平。
  不容忽視的是,2018年吉林銀行淨息差大為改善,為2.17%,2017年僅1.05%。在相對寬松的經營形勢下,資本利潤率下滑幅度如此之大,仔細看來,這與淨利潤大幅下滑不無關系。
  究竟是什麼導致吉林銀行2018年淨利潤下滑?在利潤表中,記者注意到,2018年其投資收益為1.24億元,2017年則為38.13億元,僅此一項減少36.89億元。由此可判斷,投資收益大幅縮水是吉林銀行2018年淨利潤大幅滑坡的主要原因。
  分季度看,2018年1~3月,吉林銀行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8.83億元。2018年1~6月,該項為15.48億元。2018年1~9月,該項為19.47億元。2018年1~12月該項為11.57億元。可見,相較上半年,下半年淨利增幅明顯下滑。2018年第三季度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3.98億元,較上半年各季度大幅回落。而第四季度下滑加速,最終轉為虧損狀態,淨虧損額為7.89億元。
  但需要注意的是,其營收在各季度卻平穩增加,2018年1~3月,營收為19.99億元。2018年1~6月,該項為40.08億元。2018年1~9月為60.75億元。2018年1~12月為87.19億元。
  在營收平穩增長的情形下,季度間淨利潤卻大幅波動。可見下半年利潤下滑的驅力並非源自營收端,也非投資收益大幅波動,可能來自支出端。
  進一步看該行2018年營業利潤,2018年1~3月為11.81億元,1~6月為20.44億元,1~9月為27.89億元,1~12月為14.37億元。變動趨勢大體與淨利潤變動一致。
  這表明淨利潤季度間變動主要由營業利潤變動導致,結合季度營收穩步增長,則淨利潤變動進一步可歸結為第四季度營業支出大幅增加。
  資產減值損失飆升撥備覆蓋率大幅下滑
  合並利潤表顯示,2018年吉林銀行計提資產減值損失34.14億元,較上年增24.06億元,增幅238.69%。2017年資產減值損失10.08億元。由於銀行資產減值損失主要來自貸款損失准備,這意味著貸款損失准備計提規模大幅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在撥備計提大規模增加的情形下,其撥備覆蓋率卻大幅滑落。年報顯示,2018年末,吉林銀行撥備覆蓋率為150.19%,剛剛邁過監管底線要求,而其2017年末撥備覆蓋率達到190.75%。如此矛盾的數據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信息?記者發現,報告後部分的財務報表附注顯示,其撥備覆蓋率僅149.92%,與前述150.19%相差0.27個百分點,若以149.92%為准,則2018年末其撥備覆蓋率水平未能滿足監管最低要求。
  2018年資產減值准備驟升,而撥備覆蓋率巨幅滑落,可能的解釋為,其既往貸款損失准備中的一部分發生轉出或者核銷,只是新增貸款損失准備增長得快。從不良數據上,這一點也可以得到印證。2018年末其不良貸款率為2.82%,2017年末為1.72%,2018年末不良率升1.1個百分點。2018年末不良貸款余額為61.86億元,較2017年末幾近翻倍,2017年不良貸款余額為32.34億元。不良率、新增不良貸款雙雙大幅攀升,對應的是資產減值准備計提猛增。體現在貸款損失准備上,該項淨增額也水漲船高。財務報表附注顯示,2018年末貸款損失准備余額為92.74億元,2017年末為69.23億元,2018年貸款損失准備淨增23.51億元。
  不過,吉林銀行財務報表附注顯示,2018年貸款損失准備未有轉出,只有核銷和轉回,規模分別為16.71億元、0.01億元。據此,核銷導致貸款損失准備存量減少16.71億元,營業支出也相應減少16.71億元。同時,營業利潤增加16.71億元,轉回0.01億元,則貸款損失准備增加0.01億元,營業利潤減少0.01億元。核銷和轉回兩項相抵,最終對營業利潤貢獻16.7億元。
  換句話說,吉林銀行在不良貸款增長加快的情形下,一手加大新增貸款損失准備的計提,一手加大既往不良貸款處置,過往充盈的貸款損失准備得到釋放,用於彌補2018年利潤下滑。
  逾期90天以上貸款153.41億不良貸款偏離度248%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末,該行逾期90天以上貸款余額為153.41億元,其不良貸款余額為61.86億元,不良貸款認定偏離度(逾期90天以上貸款余額/不良貸款余額)為248.00%,至少還有91.55億元未計入不良貸款。2017年末,吉林銀行逾期90天以上貸款余額為123.35億元,同期不良貸款余額為32.34億元,同期不良貸款認定偏離度為381.42%。
  雖然前後兩年不良貸款認定偏離度都維持較高水平,但相對來說,2018年出現大幅下降,降幅達133.42個百分點。
  若以2017年不良貸款認定偏離度計算,2018年不良貸款余額僅為40.22億元(153.41/381.42%),也就是說,2018年相對多嚴格認定了21.64億元(61.86億元-40.22億元)不良貸款,對應需多計提一定比例貸款損失准備。不過,因嚴格認定多計提的比例即便按30%計算,多計提貸款損失准備額度也僅為6.49億元,對於利潤季度間變動並不構成大的沖擊。2018年第四季度其營業利潤為-13.5億元,第三季度為7.45億元,第三、第四季度差額達20.97億元。
  而營業支出列表中,變動幅度較大的項目是資產減值損失,增加了24.06億元。因此,較為合理的解釋為,吉林銀行的貸款損失准備在2018年第四季度大幅增加了計提。
  進一步查詢吉林銀行2018年此前各季度財務報表,第三季度吉林銀行作為母公司計提資產減值損失為0.82億元,上半年合並財報顯示計提資產減值損失1.81億元,則前三季度母公司計提資產減值損失小於2.63億元,而全年母公司計提資產減值損失為33.24億元。也就是說,第四季度單季僅吉林銀行作為母公司便計提資產減值損失不低於30.61億元。既然母公司單季計提資產減值損失已大幅增加,則與子公司數據合並處理後的第四季度資產減值損失不會低於30.61億元。因此,這與第四季度營業利潤-13.52億元,以及第三、第四季度差額20.97億元均較為吻合,上述解釋初步得以印證。
  吉林銀行在最後一個季度大幅計提資產減值損失,與監管近年來不斷嚴格資產風險分類不無關系,特別是2018年下半年以來,監管層明確要求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計入不良類別。
  記者注意到,2018年7月中旬,原吉林銀監局連發多份罰單,其中包括吉林銀行因貸款五級分類不准確被罰50萬元,並有數名相關責任人受警告處罰。考慮到吉林銀行2018年末不良貸款認定偏離度依然保持在248%的高位,在監管進一步做實貸款分類的要求下,吉林銀行承壓不在話下。
  若再把其資本充足水平考慮在內,則情況更為復雜。2018年末其資本充足率為10.70%,一級資本充足率為8.87%,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8.86%,監管最低要求分別為,資本充足率不低於10.5%,一級資本充足率不低於8.5%,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不低於7.5%。除了核心一級資本充足水平相對較好,吉林銀行其他兩項指標水平相較監管最低要求均不容樂觀,盡管2018年相對2017年有所改善。
(責任編輯:馬先震)
TIME:2019-06-16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6/t20190616_3237284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