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斗魚“不開心”


  來源:讀娛 文 | 趙二把刀
  1
  2019年的斗魚嘉年華,比以往來的晚了一些。
  原定於5月31日-6月2日期間舉辦的斗魚嘉年華,因為防汛要求被推遲至6月14日-6月16日舉辦,雖然說之前的門票仍然可以使用,但對於很多已經預定酒店、確定行程的主播和網友們而言,損失和影響是不言而喻的,同時,也使得這一屆的斗魚嘉年華的士氣看起來有一些低落。
  士氣的低落還來自於很多深受水友喜愛的主播們的消失。
  如果對比2017年的斗魚嘉年華的大主播名單,變化可謂天翻地覆;即便是對比2018年的大主播名單,也可以說是滄海桑田,僅僅以4個大主播為例,就可以看出這個變化之劇烈:陳一發、張大仙,納豆以及嗨氏。
  在2018年的斗魚嘉年華的舞台上,陳一發和馮提莫以及二珂,是明星中的明星,是主舞台的壓軸;但是到了2019年,則變成了小緣、馮提莫以及二珂。至於發姐,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有可能永遠告別了直播的舞台,只是不知道這位大主播的下崗再就業的情況如何。
  主播張大仙則陷入了另外一種風口浪尖。先是被傳因為合約問題被限制熱度,接著是被傳禮物數不夠被平台打壓,最後就是現在正在發生的,在高考期間直播間被暫時關停——所以即使人氣高、知名度大,仍然不會出現在嘉年華的舞台上,最新的消息是B站給張大仙開了直播間……
  至於納豆,也是停播了一段時間,錯過了嘉年華的一切。停播的原因也是合約問題,因為從B站跳槽到斗魚陷入違約糾紛後停播,但好消息是已經復播。
  另一位主播嗨氏在2018年的違約官司後,也已經停播數月。資料顯示,2018年11月15日,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二審的判決書中裁定維持原判,也就是嗨氏需要賠償虎牙4900萬人民幣;之後,嗨氏還播了幾個月,甚至還播了王者之外的其他游戲,但之後想要出國卻被法院禁止乘坐飛機輪船、出國境外、高消費等,後來就基本涼涼。
  “花無百日紅”也成了這些主播的真實寫照,但也有主播真正的“倒了”。
  錢小佳,雖然在公眾層面沒有特別的名氣,不過在斗魚也是神壕級別的,每次斗魚比拼人氣和禮物的活動,都名列前茅,甚至不遜色於PDD和旭旭寶寶;和高人氣一起增長的還有高爭議,除了網上的口水仗之外,在斗魚嘉年華之前,錢小佳還成為一則社會新聞的主角:在一次粉絲活動中,一名網友打破了錢小佳的頭——這件事情的影響相當惡劣,畢竟,網上的風波可以說是言論之爭,但現實的傷害肯定會被嚴懲,甚至對整個行業造成巨大的傷害。
  如果說代打、開掛影響的還是聲譽,錢小佳被打則給所有直播平台以警示,在官方主辦的活動上加強安保,這可以說是主播明星化必然付出的代價,同時,也意味著成本的高昂,這對於直播平台而言,也是必須吞下的黃連。
  2
  大主播的起起伏伏,讓平台台方受盡了牽連。
  積極的觀點認為,“鐵打的平台流水的主播”,主播的更迭是正常的,對於平台而言沒有太大的影響;
  消極的觀點認為,主播和平台榮辱與共,主播的事故尤其是突然死亡,對直播平台的傷害很大……
  讀娛君的觀點比較中庸,雖然主播的問題很多都是個人問題,但外界對於看到的主播卻是和直播平台直接掛鉤的。比如,每次提到問題主播的時候,必然會提到是某某平台的,而平台,也往往會和那些大主播聯系在一起,比如,PDD旭旭寶寶馮提莫和斗魚、不求人韋神和虎牙、小智沫子李曉峰和企鵝電競等等,所以兩者的關系雖然談不上水乳交融,也是依附關系明顯。
  所以,透過主播的變遷,也可以看出“斗魚”這半年其實也是一把辛酸淚。
  除了出席嘉年華大主播的變化,以及問題主播總是捅婁子之外,赴美上市遲遲不落地,也是屢屢被爆負面的原因之一。
  在熊貓over和斗魚年後被傳裁員之後,斗魚赴美上市的消息成了直播行業難得的好消息。
  2019年的1月,有媒體報道斗魚經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通過審核,並於4月22日遞交招股書,擬在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掛牌,交易代碼為“DOYU”。同時,斗魚補充了招股書裡2018年第四季度的業績情況,構成完整財年。
  財報透露著利好消息。根據招股說明書數據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斗魚月活躍用戶量(MAU)達1.592億,比去年同期的1.267億增長25.7%,活躍用戶規模快速擴張,穩居行業首位。其中PC端MAU達1.101億,同比增長21%;移動端MAU達4910萬,同比增長37.5%。
  與此同時,壞消息也不少。2019年3月26日晚,新京報就曾報道稱,斗魚平台一直播間被指利用抽獎變相組織網絡賭博,網友稱整個過程持續近兩小時。6月14日,在斗魚嘉年華的同時,證券時報報道稱,啟動赴美上市的斗魚,突然深陷涉嫌違法的漩渦,據媒體報道,斗魚旗下幸運寶藏游戲“涉賭”,魚翅疑似“籌碼”,不少平台用戶主播粉絲參與其中。對此,斗魚方面否認活動規則與流程與賭博形式相關,稱向主播打賞禮物是用戶的自發行為,主播組織抽獎是回饋獎勵粉絲和水友的活動。
  隨著上市的推進,斗魚的盈利情況也被披露,相對虎牙、陌陌和yy,同為直播平台的斗魚盈利情況並不樂觀。據招股書顯示,斗魚在2016年、2017年與2018年的營業收入分別達到7.87億元、18.86億元和36.54億元。而且,在2016年到2018年三年時間裡,淨虧損額分別達到7.83億元、6.13億元和8.76億元,累計虧損達22.72億元——為了保持行業的地位以及在大主播層面的優勢,斗魚的成本之高可見一斑。
  如今,敲鍾時間還是被推遲了,斗魚赴美IPO可謂“一波三折”,結果仍未克制。但作為斗魚牌面的大主播旭旭寶寶或許可以緩一口氣,之前為了見證斗魚上市敲鍾的這位大主播,申請美國簽證屢屢被拒…...
  3
  拋開這一切不談,聚焦於武漢江灘的斗魚嘉年華,仍然是直播行業最值得書寫的高光時刻。
  2018年直播節的現場人數突破52萬,全網線上觀看量超2.3億;而2019年的嘉年華也是吸引了超1500位人氣主播亮相,同時也讓很多大品牌入駐——尤其,在618期間,斗魚的參與程度也是相當之高,推出了專門的直播+綜藝+電商的版塊,讀娛君也特別期待之後有相關的數據公布。
  最後:水逆是會過去還是會持續下去,或許並不是一家公司能夠決定的,但於直播而言,壞日子和好日子或許會一直並行吧。
(責任編輯:馬先震)
TIME:2019-06-16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6/t20190616_3237281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