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天齊鋰業159億定增計劃“泡湯”,四川富豪蔣衛平還有後招嗎?


  近日,深交所兩度向天齊鋰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天齊鋰業”)下發關注函,事涉後者巨額定增計劃。 
  在此之前,天齊鋰業披露《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預案》(下稱“《預案》”),擬向控股股東成都天齊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天齊集團”)或其全資子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募資159.26億元。隨後,深交所火速發函,對該預案表示關注,並稱天齊鋰業控股股東涉嫌短線交易。 
  1月17日晚,天齊鋰業發布《關於終止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事項的公告》。對此,深交所再次下發關注函,要求公司說明在短時間內披露定增預案又終止該事項是否審慎。 
  截至目前,天齊鋰業尚未對上述關注函作出回應。 
  值得注意的是,《預案》稱,天齊鋰業募資159.26億元是為了償還銀行貸款和補充流動資金。截至2020年9月30日,天齊鋰業短期借款31.32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133.05億元,長期借款130.26億元,應付債券20.26億元。 
  IPG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柏文喜告訴時間財經,此次天齊鋰業定增募資“泡湯”後,面對高額負債,實控人蔣衛平還可以通過公積金或者未分配利潤轉增資本金、公開增發、發行低利率債券來置換高息貸款、大股東資助上市公司等方式來進行降槓桿、降負債。 
  截至1月20日A股收盤,天齊鋰業股價為60.92元/股,總市值899.8億元。時間財經多次聯系天齊鋰業方面,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來源:東方財富網 
  終止定增 
  根據公開資料,天齊鋰業成立於2004年,是全球五大鋰礦供應商之一,主營業務包括鋰礦及鋰化工產品、碳酸鋰等鋰系列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天齊集團和天齊鋰業實際控制人均為四川富豪蔣衛平。
  值得關注的是,天齊鋰業在披露《預案》前60個交易日,股票價格漲幅超過200%。與此同時,1月7日,天齊鋰業公布新一輪減持計劃,天齊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擬在1月29日起的6個月內減持590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4%,減持原因是向天齊鋰業提供財務資助及其他資金需求。 
  這意味著,若定增預案通過,天齊鋰業的控股股東天齊集團或會出現一邊低價定增、一邊高位減持的情形。 
  對於上述減持完又認購的行為,深交所要求天齊鋰業結合此次定增價格,說明是否實質上構成短線交易,是否會損害上市公司中小股東的利益。對於該公司近兩個月股價漲幅超過200%,深交所要求天齊鋰業說明是否存在內幕信息提前被知悉的情形。 
  1月17日晚,天齊鋰業再發公告稱,終止本次非公開發行股票。公司稱,鑒於控股股東前期為支持公司發展而實施了股份減持計劃,為避免任何由於繼續推進本次非公開發行股票可能導致構成實質上的短線交易風險,從全面、切實保護中小投資者利益角度出發,公司經審慎分析並與中介機構反復溝通,決定終止本次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事項。 
  天齊鋰業還表示,終止非公開發行股票事項不會對公司的經營情況與持續穩定發展造成影響。針對公司目前資產負債率較高的情況,公司後續將依據再融資相關政策,積極評估並適時繼續開展再融資事宜。因此,本次終止非公開發行股票未損害公司及股東,特別是中小股東的利益。 
  1月18日,深交所再次下發關注函,要求天齊鋰業針對此次非公開發行股票事項的籌劃過程,說明是否充分考慮了方案的合理性和合規性,以及在短時間內披露又終止該事項是否審慎。此外,還要求天齊鋰業說明是否存在已逾期債務,以及是否存在銀行貸款到期無法償付等風險。 
  柏文喜告訴時間財經,天齊鋰業股價在兩個月內漲幅達到兩倍,選擇這個時點進行定增,內幕交易的可能性比較大。控股股東涉嫌短線交易被深交所發關注函後,在未作進一步澄清的情況下,公司又將之前的定增預案撤銷。這種行為有點草率,也沒有對如何解決上市公司過高的負債問題提出更好的替代方案。
  債務難題 
  在《2019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蔣衛平家族還以111.7億元身家排名第235位,到2020年後,蔣衛平家族已徹底跌出該榜單。 
  1992年,在四川省遂寧市射洪城北的一塊河灘地上,射洪縣鋰鹽廠誕生。2004年,蔣衛平率隊收購了這家資不抵債的縣屬國企,射洪縣鋰鹽廠更名為“天齊鋰業”。經過十余年發展,這家當初並不被看好的縣城小工廠,在全球鋰業的“戰爭”中,上演了一系列並購大戲。 
  從“攔截式收購”全球鋰業巨頭泰利森(Talison Lithium),到收購智利鹽湖巨頭SQM股權,天齊鋰業由一家單純的鋰鹽加工企業,一躍成為全球鋰業龍頭。 
  2018年5月31日,天齊鋰業再度發布公告稱,擬以65美元/股,收購SQM公司23.77%的A類股股權,總交易價款為40.66億美元。實際上,本次購買需要支付的資金總額約 42.26 億美元,包括交易對價40.66億美元,以及交易費用和融資等費用1.60億美元。其中,跨境融資貸款數額高達35億美元。 
  持續的並購也讓天齊鋰業陷入債務困境。2018年年報顯示,收購SQM後公司貨幣資金從2017年末的55億元減少到了2018年末的19億元;長期借款從2017年末的14億元增加至239億元,主要是購買SQM股權產生的長期借款。 
  受累於SQM股權收購,天齊鋰業2019年巨虧59.83億元,超過此前三年的淨利潤總和。去年前三季度,天齊鋰業繼續虧損11.03億元,並且預計2020全年仍會虧損13.6億元至22.7億元。 
  隨後,2020年12月8日,天齊鋰業稱,全資子公司TLEA擬以增資擴股的方式引入戰略投資者澳大利亞上市公司IGO,IGO的全資子公司以現金方式出資14億美元認繳TLEA新增注冊資本3.04億美元。TLEA本次增資所獲資金擬主要用於償付其就下述內部重組所欠公司全資子公司款項,公司全資子公司將以此用於償還銀團並購貸款本金12億美元及相關利息。 
  受上述事件及債務違約風險暫時解除等因素影響,天齊鋰業近期股價一路攀升,最高達到65.6元/股,創下歷史新高,市值也再度逼近千億大關。
  然而,巨額債務對於天齊鋰業來說,仍是亟待解決的問題。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天齊鋰業負債合計346.77億元,其中流動負債185.3億元,非流動負債合計161.48億元,資產負債率達81.26%。(北京時間財經 向雨)
(責任編輯:蔡情)
TIME:2021-01-21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2101/21/t20210121_3624726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