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東方園林短期借款近29億承壓 何巧女曾坐擁220億如今成被執行人


  長江商報消息●長江商報記者 陳妮希
  應收賬款難回,外有債台高築,曾經的“園林第一股”的東方園林(002310.SZ)也要為歷史墊資嘗“苦果”。
  近日,全國法院執行信息平台公布,東方園林實際控制人何巧女、唐凱夫婦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案號(2019)京03執652號,立案時間為5月15日,執行金額達3.36億元。
  去年還在胡潤百富榜上位列139位,坐擁220億財富的何巧女為何會有如此變故?
  “東方園林業績嚴重依賴PPP項目,對相關政策的變化非常敏感,也基於此導致營收大變臉。”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在接受長江商報記者采訪時直言,“若想緩解企業資金情況,或許還需要東方園林實控人放棄部分控制權交換,以改善企業現金流。”
  長江商報記者梳理發現,近三年東方園林中標總額約1500億元。截至去年底,公司流動負債271.40億元,超過267.99億元的流動資產,短期借款達29.47億元。如果未來地方政府PPP項目監管審批趨嚴,那麼東方園林則將在中標金額上縮水,營收也會受到打擊,而陸續債務造成的壓力,或許會讓東方園林的困境惡化。
  何巧女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
  按照律師的解讀,成為被執行人,意味著債務未履行還款義務或者是涉及刑事案件,按照上市公司的披露標准,顯示欠錢未還的可能更大。
  在何巧女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後,其所擔任法定代表人的東方園林也新增了一條被執行人信息,執行標的額為716.32萬元。截至目前,東方園林已累積7條被執行信息,總額約1200萬元。
  此次被列為被執行人,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認為主要原因還是違約。就在今天2月份,上海清算所發布公告稱,截至當日,仍未足額收到“18東方園林CP002”付息兌付資金,暫無法代理發行人進行本期債券的付息兌付工作。“18東方園林CP002”是東方園林2018年度第二期短期融資券,2019年2月12日是其付息兌付日。
  隨後不久,東方園林方面回應稱資金已到位,但由於系統關閉致劃轉延遲,並曬出了轉賬截圖。三個月後,東方園林於5月29日公布了兩只債券的豁免違約情況。其中“18東方園林SCP003”有條件豁免違約,要求發行人對“18東方園林SCP003”增加擔保,“18東方園林SCP003”到期之日之前不得新增發行債務融資工具,在30日內完成相關法律手續。“18東方園林SCP003”到期日為2019年8月2日,發行總額是10億元。5月31日,東方園林同意持有人會議決議,同意增加擔保。另一只債券“19東方園林SCP001”則是無條件豁免。
  不過,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自去年五月,東方園林發債遭遇“滑鐵盧”,10億公司債券僅發行出5000萬,被市場稱為“史上最涼發債”。事件猶如導火索,迅速引爆了這家環保上市公司龍頭的債務危機,並多次被曝有多只債券違約情況。
  資金危機直接導致公司出現大面積欠薪現象。東方園林此前披露的數據顯示,截至5月10日,東方園林還剩約4000名員工(含離職人員)的平均約3個月薪酬及補償待發放,共計約2.39億元。5月31日為官方承諾解決欠薪問題的最後期限,但截至目前該問題是否解決,並未做出公開說明。
  短期借款近29億
  事實上,僅在一年多前,身為東方園林董事長的何巧女還在因大筆捐款聞名。2018年初,因15億美元慈善計劃,何巧女受到輿論廣泛關注。為何僅一年時間全都變了樣?
  “ppp項目或是主因。”多位觀察人士在得知東方園林現狀後感歎。現年53歲的何巧女,1992年創立了東方園林。2009年東方園林登陸中小板,被稱為“中國園林綠化第一股”。2014年,財政部發布《關於推廣運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有關問題的通知》,東方園林從其中嗅到了機會,抓住PPP的政策利好,在2015年與多省市地方政府簽署了PPP項目協議,並迅速推進了PPP項目的落地。同年東方園林的營業收入由下降轉為上揚,大漲14.98%達到53.8億元。東方園林在年報中將2015年比作收獲經營成果的“豐收年”。
  嘗到甜頭的東方園林大肆布局PPP項目,長江商報記者梳理發現,2016年-2018年,東方園林PPP訂單中標金額分別為380.10億元、715.71億元、408.05億元,三年中標總額約1500億元。
  不過,PPP項目需要企業先行墊付資金,有投資周期長,見效慢,回款周期長的特點,也讓東方園林中簽的項目的建設期1-3年居多,2018年,PPP項目熱度急轉直下後,東方園林PPP項目的拿單節奏逐步放緩,隨後,業績下降、債務集中到期等問題亦集中爆發。東方園林的中標項目也從頂梁柱變成了壓在身上的巨石。
  危機爆發,何巧女便開始努力自救,2018年11月,東方園林宣布擬引入北京市朝陽區國資中心旗下盈潤匯民基金為戰略股東,作為東方園林實控人的何巧女和唐凱向其轉讓總股本5%的股份。此舉緩解了東方園林的資金壓力,也使得東方園林股價階段性企穩。同時,東方園林也成為了北京“紓困基金”的首批受益企業和中央助力民營企業脫困“債轉股”典型案例。
  但仍然是畫梅止渴,難解資金困局。數據顯示,東方園林2018年11月後債務集中到期,至2019年4月,期間6個月內需要償還的有息負債本金達69億元,短期債務問題集中爆發。截至去年底,公司流動資產為267.99億元,流動負債271.40億元。其中短期借款29.47億元、短期應付其他借款21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長期借款及債券113.43億元,應付短期債券37億元。流動比率為0.99,流動性緊張態勢明顯。今年一季度末,其短期借款仍達28.65億元。
  對此,沈萌指出:“若想緩解企業資金情況,或許還需要東方園林實控人,放棄部分控制權交換,以改善企業現金流。”
  若想緩解企業資金情況,或許還需要東方園林實控人放棄部分控制權交換,以改善企業現金流。
(責任編輯:蔡情)
TIME:2019-06-13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4/t20190614_3236071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