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今年貨幣投放力度將再加碼 新型貨幣政策工具可期


本報兩會報道組 劉琪貨幣政策如何定調,是每年政府工作報告的重點之一。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綜合運用降准降息、再貸款等手段,引導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明顯高於去年。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務必推動企業便利獲得貸款,推動利率持續下行。中商智庫首席研究員李建軍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認為,盡管貨幣政策著墨不多,並且強調是靈活適度,但是關於綜合運用降准降息、再貸款等手段,引導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明顯高於去年的表述,已經非常明確地提出要綜合化使用貨幣政策工具,加大貨幣投放的力度,預計今年的M2增速會圍繞兩位的增速浮動。連續第三年未對M2和社融規模設定具體增長目標201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對貨幣政策的定調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而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則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實際上,央行在去年第四季中國貨幣政策報告中就提出下一階段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而在今年第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報告中就提出下一階段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昆侖健康資管首席宏觀研究員張瑋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認為,靈活適度主要從三方面體現:一是政策工具的多樣性,央行不僅有價格型和數量型政策工具,更要在LPR定價機制改革的基礎上注重MLF對於LPR定價的引導,以及進一步促成利率並軌,實現不同市場間利率的有效傳導。二是調控頻率更加靈活,盡管並不意味著調控頻次的加快,但畢竟國內外經濟形勢瞬息多變,不確定、不穩定因素都要多於以往,通過微調、多調的方式可以令政策效果更加精准,便於及時發現政策操作的過度和不夠力度,避免了以往大幅操作的金融加速器效用。三是調控幅度存在更多的遐想空間,前段時間市場企盼的降准、降息,以及下調存款基准利率仍舊可以期待。這對於金融市場而言無異於利好。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一方面運用好總量和結構性政策工具,通過降准、公開市場操作、MLF投放等政策工具組合使用,確保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支持政府債券發行、加大對民營企業和中小微企業支持力度,更好地發揮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作用。另一方面,暢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釋放LPR改革潛力,適時適度下調政策利率和存款基准利率,引導LPR利率下行,切實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預計,今年末M2增速超過12%,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超過13%,將明顯高於去年。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引導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明顯高於去年,這也是政府工作報告連續第三年未對M2和社融規模增長提出具體目標。2017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余額預期增長均為12%左右,2018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則提出保持廣義貨幣M2、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201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的表述則是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要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相匹配。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此前央行發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相關的表述為下一階段保持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名義GDP增速基本匹配並略高。兩相比較,最新的政策表述更加積極,意味著今年以M2和社融增速為代表的寬信用力度會進一步加大,兩個指標的增速會超出略高於名義GDP增速的水平。這也意味著在疫情特殊時期,監管層對宏觀槓桿率短期上行的容忍度在增加。對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小微貸款增長目標再加碼對於貨幣政策工具,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張瑋認為,這可以與近些年利率並軌的進程放在一起考慮,將政策利率和市場利率靠攏,實際也就是向央行的信貸調控意願與商業銀行的信貸供給意願向靠攏,以緩解經濟下行時期的信貸錯配。可以看到,從去年8月份以來,LPR定價機制的調整可以說是直達實體經濟政策工具的有力創新,解決了貸款利率與市場利率並軌的首要問題。不過,張瑋認為,這種操作方式尚不能做到政策利率的100%傳導,而且即便解決了融資貴,也不能解決融資難的問題,畢竟信貸的決策權還在商業銀行手中。所以,對於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將更多體現定向的特征,類似於之前的定向降准,以確保資金的到位情況。在王青看來,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可能將圍繞再貸款設計,這將直接帶動國有大行進一步增加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完成今年政府工作報告設定的大型商業銀行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增速要高於40%的目標。相較於去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的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小微企業貸款要增長30%以上的目標,今年的目標進一步加碼。據國務院近日對外公布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量化指標任務落實情況表顯示,2019年5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增長53.1%,已超額完成任務。李建軍認為,今年特別設定了40%的普惠貸款指標,並提出了銀行合理讓利的建議。是一種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特別表述,是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一種新的安排。在貨幣政策基本相對寬松的基礎上,貨幣政策傳導的有效性是非常重要的,這就需要金融機構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政策力度,並適當削減融資成本,真正做到讓利於企。同時要綜合運用多種金融融資工具,共同為中小微企業增信,分擔和化解金融風險,增強中小金融機構的資本實力。並加快資本市場的注冊制改革,擴寬企業的直接融資渠道,便利企業融資和降低融資成本。從去年國有大型商業銀行任務完成度來看,今年40%的目標應該是可以實現的,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在這一過程中需要注意的是,去年部分大型銀行以極低的利率向客戶發放貸款,一定程度上產生了掐尖現象(搶走一批優質客戶而留下次級客戶)和擠出效應(成本較高的中小銀行被迫退出小微金融服務)。因此,他認為,相關部門應進一步實施差異化監管,支持中小銀行發揮管理層級少、機制靈活、貼近市場和客戶等優勢,穩步推進業務創新、服務創新、流程創新、管理創新,為民營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三農領域提供更有針對性、更具普惠性的金融服務。
TIME:2020-05-22
來源網站:證券日報網
來源網址:http://www.zqrb.cn/finance/hongguanjingji/2020-05-23/A1590155304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