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科陸電子“舊患”未除,又添“新傷”(附圖)


  編輯/李壯
  今日(6月12日)早間,科陸電子這家中小板公司在市場上掀起了波瀾,而起因只是一紙違規操作監管函。監管函指出,科陸電子股東大會前期審議通過了股份回購預案,但近期的公告顯示,公司並未如約完成計劃,違反了相關規定。
  事實上,這樣違規操作並不少見,這也並不是公司成為市場關注的重要原因,而科陸電子的“獨特性”在於其不只這一次違規,在這之前它已收到了多封違規操作監管函。
  附圖:關於對深圳市科陸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監管函
  
   會計出錯、違規擔保 科陸電子“舊患未愈”
  今年6月6日,科陸電子發布了《關於對深圳市科陸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相關當事人的監管函》。監管函顯示,今年2月28日科陸電子披露了《關於公司前期會計差錯更正的公告》、同年4月2日公司又披露了《關於公司前期會計差錯更正的更正公告》。雖然前者是由於擔保糾紛事項,後者是由於收購後的商譽減值測試出現偏差,但這都不可否認的是,科陸電子的在會計上謹慎性不足。
  不僅如此,本次監管函還指出,科陸電子存在違規擔保的現象。
  監管函稱,“4月2日,你公司披露《關於百年金海科技有限公司原實際控制人陳長寶利用子公司為其個人債務提供擔保的公告》,稱百年金海科技有限公司為第三方提供擔保,擔保金額17,280萬元,占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淨資產的4.94%。上述對外擔保未履行審議程序及信息披露義務。”
  同時,監管函還指,今年4月23日,科陸電子披露了《關於轉讓地上鐵租車(深圳)有限公司部分股權暨關聯交易的公告》,稱去年4月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擬以人民幣5100萬元的價格將持有的地上鐵租車(深圳)有限公司6%股權轉讓給深圳市前海茶溪智庫三號投資企業(有限合伙)。但本次交易構成關聯交易,公司並未按規定及時對上述事項履行審議程序,直至今年年4月20日才對上述事項進行了審議並披露。
  需要注意的是,去年,科陸電子還分別於6月29日和12月18日收到了未及時告知公司股份質押事項的監管函,以及尚未歸還前次用於暫時補充流動資金的募集資金的同時,又通過新的《關於調整使用部分閒置募集資金暫時補充流動資金計劃的公告》的監管函。
  再添回購計劃虎頭蛇尾“新傷”
  而今日,科陸電子再次因為違規操作收到了監管函。
  監管函稱,科陸電子的股東大會在去年6月5日審議通過了《關於回購公司股份以實施股權激勵的預案》,但在今年6月5日卻發布回購股份數量為0股、未完成股份回購計劃的公告,違反了《股票上市規則(2018 年 11 月修 訂)》第1.4 條和第 11.11.1 條的規定。而在此期間,科陸電子也曾先後在去年8月6日、9月4日、10月8日等多個交易日中發布尚未開始回購公司股份的《關於股份回購進展情況的公告》。此外,在同一時間段內,科陸電子的實際控制人與深圳市遠致投資有限公司先後兩次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擬轉讓共2.66億股人民幣普通股股份(約占公司總股本的18.87%)給遠致投資,轉讓股份已分別於2018年8月14日、2019年4月26日完成過戶登記。
  科陸電子關於回購計劃“虎頭蛇尾”給出了解釋,公司稱,主要受金融環境等因素的影響,公司流動性一直處於趨緊的狀態。去年的業績報告似乎印證了這一點。科陸電子2018年報顯示,公司去年實現營業總收入37.91億元,同比下滑13.36%;扣非歸母淨利潤為-12.41億元,同比下滑919.96%。但與此同時,記者也發現,科陸電子去年上半年的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尚有11.59億元,去年年底也有9.53億元,而回購預案中回購資金總額不超過人民幣2億元,用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頂格覆蓋回購資金似乎並不難。
  而且資料顯示,早在2016年年報披露時科陸電子的扣非歸母淨利潤已開始下滑,2017年的扣非歸母淨利潤已為負值,至去年上半年時,科陸電子的虧損並沒有好轉,反而有加劇的趨勢。如果說公司流動性一直處於趨緊的狀態,那公司去年6月5日為何又通過了《關於回購公司股份以實施股權激勵的預案》呢?
  對於科陸電子的表現,機構們的態度似乎有些“嫌棄”。今年以來,尚未有任何機構對科陸電子做出評級,而最新的研報是廣證恆生去年8月14日發布的。廣證恆生當時針對科陸電子半年報做了分析,且認為,投資收益下滑與財務費用上升是導致科陸電子2018年上半年業績顯著下降的重要原因,並給出“謹慎推薦”評級。
  附表:科陸電子近三年表現一覽
  
(責任編輯:魏京婷)
TIME:2019-06-13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3/t20190613_3235160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