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探訪茅台自營專賣店:奇招限制黃牛,參會股東卻可定期平價購酒


  編輯/李壯
  6月12日,官方商城年中放貨,在上午10點和下午3點,消費者可以以1499元/瓶的價格預約購買飛天茅台酒,每天限購1單,每單起購量1瓶。不過,即便如此限購,茅台酒依舊是一瓶難求。《紅周刊》記者登陸茅台官方商城發現,開放預約後,茅台酒“秒光”,並打出“已售罄”字樣。
  普通消費者“購酒無門”,但對於參加今年茅台股東大會的茅台股東來說,卻可以前往所在地的茅台公司自營專賣店以平價購買到茅台酒,這讓位於北京西站附近的茅台公司自營專賣店一度成為北京最為忙碌的專賣店。不過,頻繁“光顧”上述專賣店的可不止茅台股東,還有伺機而動的黃牛們。
  《紅周刊》記者實地探訪上述專賣店發現,自營專賣店已被黃牛們有組織地“攻占”,工作人員也不得不采用“限時限購”和“區別對待”的奇招和黃牛們斗智斗勇。
  不過相較於對職業黃牛的嚴防死守,茅台公司自營專賣店對茅台股東還是比較“照顧”。自營專賣店工作人員告訴《紅周刊》記者,只要是參加了今年茅台股東大會的茅台股東,待遇等同於2017年之前在自營專賣店購酒的消費者,即可以定期以1499元/瓶的價格購買到一定數量的飛天茅台酒。
  “店外每天都坐著黃牛”
  5月29日召開的貴州茅台股東大會上,針對參會股東無法平價購買茅台酒的傳聞,貴州茅台董事長李保芳向在座的2400名股東親口承諾:今年參會股東每人依然可以平價購買一箱飛天茅台、兩瓶生肖酒。另據茅台工作人員介紹,股東在現場先登記個人信息,在股東大會結束後,股東可以到所在地的茅台公司自營專賣店購買。
  北京茅台公司自營專賣店位於北京西站北廣場瑞海大廈一層。6月4日下午,《紅周刊》記者實地探訪了上述自營專賣店。據店內工作人員介紹,北京地區登記購酒的茅台股東大約有300多人,以今年茅台股東大會參會股東人數2400人計,北京地區的參會股東就占了總人數的1/8。
  “最近這段時間,市場上還是很難買到茅台酒,只有參加了茅台股東大會的股東才能憑茅台股東身份在我們這買到成箱的飛天茅台酒。”上述工作人員對《紅周刊》記者坦言。
  其實,買不到茅台酒一直都不是什麼“新聞”:2016年白酒周期復蘇以來,伴隨著貴州茅台股價從200元/股一路上漲,500毫升53°飛天茅台酒也是“一瓶難求”。在茅台鎮參加股東大會時,一位知名貴州茅台長期投資人對於買不到茅台酒也束手無策,該投資人甚至向《紅周刊》記者詢問是否可以把憑借股東身份買到的茅台酒以當前市場價轉賣給他,並表示:“有朋友最近要結婚,辦婚禮需要100箱飛天茅台酒。”
  對於為什麼買不到茅台酒的問題,李保芳在股東大會上也做出了正面回應。他表示,原因之一是市面上售酒點較少,未來會增加直營渠道;另一個原因是“量少”,直營渠道之前一年500噸,今年已經增加到1600噸。
  即便像李保芳所說,茅台公司增加直營渠道和茅台酒投放量,能否改變飛天茅台酒一瓶難求的現狀仍有待考證。以《紅周刊》記者在北京茅台公司自營專賣店的觀察,黃牛的泛濫是其中的主要原因。“我們店外每天都坐著三個黃牛,他們在我們快下班的時候就來門口排隊,一直排到我們第二天上班。”店內工作人員一邊指向門外一邊對記者說。
  其實,自營專賣店針對市場上買不到平價茅台酒的問題也做了相關應對措施,即每天可以向一定數量的散客消費者開放購酒名額。“我們現在每天會針對散客消費者開放三人、每人限量兩瓶的額度,也就是每天只賣六瓶,但這些酒會全部會被黃牛‘承包’。你就看看門口這3個黃牛就行了,他們早就預定了明天的額度。”北京茅台公司自營專賣店的工作人員對此也深感無奈:“畢竟來的都是客,我們不能為防黃牛停止向散客消費者賣酒;同時也不能為了讓消費者買到酒盲目增加每天的購酒額度。這都沒用的,就算我們每天開放十人、二十人甚至更多,這些黃牛也都能承包下來。放多少,收多少。”
  
  下午四點,北京西站附近的北京茅台自營店外三個黃牛自備馬扎等待購酒(6月4日攝)
  防黃牛,不防股東
  《紅周刊》記者了解到,為了能夠最大限度的做到“雨露均沾”,北京茅台公司自營專賣店規定同一個消費者到店購買一次茅台酒後,間隔十天半個月才能購買第二次。不過對於黃牛來說“這都不是事兒”。“今天是這三個黃牛,明天就換成了另外三個,其實他們都是一伙的。”自營專賣店店工作人員透露,門口看似零零散散的黃牛都是有組織的,背後的組織者就是路邊的那些煙酒商行。
  北京地區一位知名茅台經銷商在私下交流時向《紅周刊》記者吐槽,他們近兩年發展的所謂“大客戶”,十個裡面估計有八九個都是黃牛。“但也沒辦法,我們是分辨不出來的。”其實,對於普通的茅台酒經銷商和專賣店來說,他們有的確實無力分辨黃牛,更多的則是不願意花心思去辨別——反正賣給誰都是賣。但是北京茅台公司自營專賣店還是通過一些“笨辦法”做到大概率將黃牛拒之門外。
  6月5日上午11點左右,《紅周刊》記者再次來到北京茅台公司自營專賣店,門外的黃牛已經散去,店內有六七位消費者向工作人員詢問購酒事宜。記者觀察發現,這些消費者真正如願買到茅台酒的並不多,大多數都被“婉拒”了。究其原因,一位工作人員對其中一位沒有買到酒的消費者解釋,只有在2017年之前在自營店內買過酒並有購酒記錄的消費者才能在這裡買到一定數量(超過兩瓶)的茅台酒。
  上述工作人員告訴《紅周刊》記者,他們這樣做並非有酒不賣或有意“為難”新客戶,而是有“防黃牛”的考慮。“2017年之前,我們店的飛天茅台酒價格(指導價)和市場價差別不大,黃牛在2017年之前是不會到我們店裡買酒的。我們也只能以此推斷,2017年之前的老客戶大概率不是黃牛,但2017年之後的就不好說了。”
  為了進一步提防“漏網之魚”,如果2017年之前的老客戶需要購買整箱飛天茅台酒,自營專賣店的工作人員也會將整箱茅台酒拆開,在其中一瓶茅台酒的瓶口處撕開一塊小口,並不影響飲用,“但對黃牛來說,其中有一瓶酒賣不出去,只靠賣出其余五瓶散裝酒盈利,盈利的空間自然會大大縮小”。當前,北京地區飛天茅台酒的市場價已經超過2000元/瓶,如果煙酒商行組織黃牛以1499元/瓶的價格從自營專賣店中購得一箱,在損失一瓶酒的前提下,一箱飛天茅台酒最多也只能賺1000元左右,平均到一瓶酒也只有不足200元的利潤。若再加上付給黃牛的“辛苦費”,最終利潤寥寥。
  對於職業黃牛嚴防死守,但對茅台股東,茅台公司自營專賣店還是比較“照顧”的。自營專賣店工作人員告訴《紅周刊》記者,只要是參加了今年茅台股東大會的茅台股東,待遇等同於2017年之前在自營專賣店購酒的消費者,即可以定期以1499元/瓶的價格購買到一定數量的飛天茅台酒。不過,該工作人員同時也明確表示:“如果沒有參加今年股東大會,也就無法享受到這樣的購酒資格。”
(責任編輯:魏京婷)
TIME:2019-06-13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3/t20190613_3235163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