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ST康得危機難解 張家港行緊急追債


  本報記者 郝亞娟 張榮旺 上海報道
  近日,張家港行(002939.SZ)發布公告稱,已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凍結張家港康得新光電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張家港康得新”)某賬戶存款2億元。那麼,此次凍結的款項,張家港行是否為首封行?享有什麼權利?《中國經營報》記者為此聯系該行,張家港行方面表示:“我行申請凍結的2億元的財產保全,我行為第一保全人及首封方”。
  值得注意的是,自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ST康得”,002450.SZ)債務危機爆發後,多家銀行采取了相關措施以盡可能保證債權。繼1月27日*ST康得發布公告稱,6家銀行從*ST康得開設於該行的賬戶中累計劃轉了約6億元募集資金;此後,多位債權人陸續加入債權“保衛戰“,向法院申請了財產保全措施,凍結*ST康得及其子公司相應股權、資產、賬戶。
  資產保全
  日前,張家港行發布的一則公告還原了該行與*ST康得的“故事”。
  公告中提到,張家港行與張家港康得新於2017年2月28日簽訂《流動資金借款合同》,並在簽訂合同當日,該行向張家港康得新發放貸款2億元,到期日為2019年9月13日。在此期間,張家港康得新曾按照約定歸還了本金200萬元,尚結欠剩余貸款本金1.98億元。
  由於*ST康得(注:張家港康得新的母公司)發生無法按期兌付短期融資券,且張家港康得新與*ST康得均出現財務狀況惡化,因此在2019年1月15日,張家港行宣布這筆貸款提前到期,並發送書面通知。
  不過,張家港康得新在收到該書面通知未能按約定及時歸還貸款,之後張家港行向法院提起上訴申請訴前保全。後經協商,*ST康得及鍾某對這筆貸款提供擔保。
  距離新增第三人擔保過了4個多月,張家港行再次向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並收到了法院出具的受理案件通知書。截至目前,張家港行已向法院申請凍結張家港康得新在廈門國際銀行北京中關村支行賬戶存款2億元。
  海華永泰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唐秀紅律師向記者分析,上述情況中,凍結的2億款項可能會劃付給張家港行,但有一定前提:張家港行是首封,且沒有抵押行。
  張家港行方面在回復中表示:“此次我行申請凍結張家港康得新光電材料有限公司在廈門國際銀行北京中關村支行賬戶存款2億元的財產保全,我行為第一保全人及首封方,依法行使相應權利。”談及案件後續進展,該行表示將通過法定信息披露渠道及時公告。
  事實上,多家銀行已開展資產保全相關動作。在*ST康得債券違約後,1月27日,*ST康得披露募集資金賬戶異動公告稱,中國銀行張家港分行、南洋商業銀行蘇州分行、工商銀行張家港分行、建設銀行張家港港城支行、浦發銀行張家港支行、農行張家港保稅區支行等6家募集資金監管銀行在未通知公司的前提下,從公司開設於該行的募集資金監管賬戶中累計劃轉了約6億元募集資金。
  此外,債權人也積極向法院申請了財產保全措施,申請凍結*ST康得及其子公司股權、賬戶及其他資產。從*ST康得發布的《關於新增涉訴和資產查封、凍結的公告》可以發現,部分債權人向法院申請凍結*ST康得及其子公司賬戶、股權、房產及無形資產。
  審核趨嚴
  年初*ST康得的10億元超短期融資券違約拋出了2019年債市違約“第一雷”,而這僅僅是其債務危機的冰山一角。
  據*ST康得披露的2018年年報顯示,2018年*ST康得涉及37筆訴訟,涉案金額約53.3億元,波及銀行、證券、基金公司在內的多家金融機構。據不完全統計,原告方僅銀行就包括工行、農行、浦發銀行、交通銀行、民生銀行、廣發銀行等。年報顯示,該公司與工行相關的訴訟金額最高,約為8.86億元。
  此後,*ST康得陸續披露了新增訴訟及凍結情況。唐秀紅律師指出,凍結是訴訟時財產保全的方式,具體劃款要看最終的執行程序。“如果*ST康得申請或被申請破產,凍結的賬戶或者資產可能得進入破產財產分配;如果涉刑事,上述款項可能被凍結。”
  記者從*ST康得一位銀行債權人方面了解到:“現在還在走訴訟程序。有抵押有擔保的話,也可以控制損失。”他同時提到,目前還沒有*ST康得破產和重組的確認消息。
  此外,*ST康得債務危機也給銀行敲響了警鍾。某上市城商行人士告訴記者:“以前給上市公司授信審批的時候,通常要求上市公司提供年報,年報能綜合反映出一些東西。今年以來,上市公司的一些違約事件爆發後,銀行也在反思,不能‘唯報表論’了。”
  某國有大行風控負責人坦言,在業務操作中,分析一家公司是需要綜合分析的,不是只看報表;要從其行業地位、股東背景、訂單量、納稅情況、在銀行的交易流水、房地產抵押、老板的人品等等綜合考察。
  上海某銀行業務人士告訴記者,對上市公司授信審批時,要求提供的材料不會變,只是會加強對數據材料真實性的盡調。“很多財務數據都可以驗證,比如貨幣資金可以收集主要結算戶對賬單核算,存貨可以根據明細核算,應收款可以看合同等。”
(責任編輯:徐自立)
TIME:2019-06-12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2/t20190612_3233881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