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內部反腐員工“放假”*ST康得面臨重組抉擇


  本報記者 張曉迪 張家港 北京報道
  A股上市公司,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ST康得”,股票代碼:002450.SZ)難逾債務危機,2019年5月30日,《中國經營報》記者獨家獲悉,*ST康得正式發文暫停部分長期布局業務和部分盈利狀況不佳的業務,對應的員工則遭遇放假安排。
  員工放假
  記者獲取的一份*ST康得內部通知文件顯示:“2019年公司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困難,雖經各方努力,仍出現資金流動性不足的問題。為確保公司核心業務不受影響並借機調整業務和產業結構,公司決定暫停部分面向長期布局的業務和部分盈利狀況不佳的業務。對於在本次業務調整中涉及到的員工,公司本著合法合規的原則作出放假安排。”
  記者獲悉,此次*ST康得員工放假安排自2019年5月31日起,停產期間,*ST康得按照《江蘇省工資支付條例》支付員工放假工資。
  記者從*ST康得人事部門了解到,目前人事部門正在與“被放假”員工就放假具體事項分別進行談判,預計要談2到3天。
  2019年1月*ST康得曝出10億元債務違約,隨後則出現了一系列重大危機事件。2019年5月12日,*ST康得大股東、實控人鍾玉因挪用資金被張家港警方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同時,*ST康得2018年財報遭遇其4位獨立董事聯名質疑,其中涉及120億元存款去向問題及30多億元預付賬款問題,除此之外,*ST康得募集賬戶上6億元資金被監管銀行劃走。
  此事遭遇深交所多次問詢,但截至目前,*ST康得一直未對上述150多億元資金去向進行詳細說明。
  *ST康得從印刷行業起家,2010年,登陸A股,彼時,*ST康得被行業一直看好,通用技術集團、中國機電集團、湧金系等紛紛加持,然而上市近10年,*ST康得業務布局尚未完成,資金就已斷裂。
  據*ST康得官網介紹,預塗膜、光學膜、碳纖維是其重要的三大業務,其中預塗膜、光學膜業務是*ST康得自上市以來一直從事的兩大重要業務,光學膜業務中衍生出的3D技術產品研發和碳纖維屬於*ST康得近兩年布局中的新業務板塊。
  2019年5月中旬,《中國經營報》記者走訪*ST康得江蘇生產基地了解到,其投資120億元的光學膜二期工程處於停滯狀態,其3D事業部團隊面臨解散,其在德國的碳纖維研發公司因債務逾期破產(詳見本報5月26日《*ST康得成立內部反腐小組面臨戰投或重組抉擇》)。
  *ST康得內部一位資深員工告訴記者,在*ST康得的業務中,老業務預塗膜業務市場早已飽和,已近“夕陽”,碳纖維布局實際還處在概念階段,光學膜業務尚未全面生產,供血不足。
  該員工告訴記者,*ST康得目前的光學膜材料產品其實主要用於電視機生產,所謂的裸眼3D光學膜材料,迄今為止也還是研發階段。
  近年來,上游電視機行業技術轉型升級,對*ST康得沖擊不小。該員工還稱,剛進入光學膜行業時,*ST康得通過價格戰搶占市場,最終成為電視機制造行業最大的光學膜擴散片供應商,但市場穩定時,OLED屏幕問世,這意味著*ST康得用於電視機上的光學膜材料面臨被淘汰的命運。而此時,*ST康得已失去了進攻移動顯示屏領域的最佳時機。移動顯示屏所需的光電產品並不是目前*ST康得最擅長的,電視機制造商是其積累的最重要的客戶。
  該員工還告訴記者,*ST康得失去移動顯示屏市場是其重大損失。“電視越做越大,價格越來越低,手機只有幾寸,價格和電視一樣。”這位員工透露,*ST康得由於上游電視機客戶業務收縮,其在采購光電材料基材方面也同樣收縮,但其基材主要被日本公司壟斷,當其減少采購時,其采購價格不降反升。
  內部反腐
  《中國經營報》記者獨家掌握的消息,就在鍾玉被采取措施之前的5月7日,*ST康得召開內部持股員工會議,主要議題是*ST康得的脫困方式,即:當前*ST康得管理層力主引進戰略投資人實現脫困,而張家港市政府則希望*ST康得破產重組。消息人士告訴記者,2019年5月底或6月初將確定最終采取哪種方案。
  記者自張家港市政府金融辦獲悉,就*ST康得紓困問題,目前市政府成立了一個專門的小組,並就重組問題已與債權銀行進行過專門溝通,但具體方案目前尚處保密階段。
  早在2018年11月,張家港市政府就委托張家港城投公司,擬籌資不超過27億元人民幣,以債權承接或法律法規允許的其他方式,為康得集團提供流動性困境紓解。
  2019年1月*ST康得債務違約後,資產遭受多家銀行凍結。記者獨家獲悉,2019年3月份前後,*ST康得將員工所持建設銀行工資卡,更換為當地銀行——張家港農商行的銀行卡。但到了5月份,又換成了民生銀行的存儲卡。
  記者掌握的信息顯示,2017年後半年,*ST康得的資金就陷入緊張,其表現之一是從2017年後半年起,其旗下業務公司開始調整收縮業務人員出差機制,將其大量長期在外駐地業務人員召回公司所在地,將過去“出長差、廣撒網”的業務推廣模式,改為采用電話、郵件方式與客戶溝通。
  記者獨家獲悉,*ST康得危機全面爆發後的2019年4月28日,*ST康得內部成立了“廉潔自律工作小組”,由新一屆董事會組成相關成員,現任董事長肖鵬擔任領導小組組長。
  公開資料顯示,肖鵬曾於2011年11月至2013年11月間任*ST康得光電事業群副總裁兼營銷總監,2019年2月任職*ST康得董事長、總裁之前,其曾任上海瑞微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蘇州錦富技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記者獲取的一份內部資料顯示,該小組稱,*ST康得迅速發展壯大的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問題,在一些關鍵崗位、管理人員中出現弄虛作假、貪污腐敗、尋租逐利的貪腐舞弊行為,這可能引發其存亡的重大危機,為了確保其健康發展,成立該小組,建立防腐治腐的廉潔機制,形成自律手冊”。
  記者了解到,該小組還設置了舉報電話和郵箱,通過現金獎勵的方式鼓勵員工舉報,並按照舉報案值大小給予額外獎勵,如舉報案值為100萬元,舉報人可獲不少於2萬元的獎勵。除此之外,根據舉報廉政事件的性質和影響,舉報人還有可能獲得1~3級工資晉升調整。
  業務轉型尚未完成
  光學膜是*ST康得的一塊重要業務,也是其原始業務預塗膜的升級。5月中旬,記者走訪*ST康得張家港生產基地了解到,2016年開工建設、投資120億元的*ST康得光學膜二期工程項目,其部分廠區建設目前處在停工狀態,其廠房建設尚未封頂,門窗均未安裝,呈毛坯狀態。記者看到,其場內還堆放著建築混凝土,栽種的樹木幾近干枯。綠色網狀柵欄和藍色擋板將停工的二期工程與其他在生產廠區隔開。
  按照原計劃,上述二期工程建設完成後,一年能生產1億片裸眼3D模組產品和1.02億平方米先進高分子膜材料,並擬於2019年6月投產。
  *ST康得曾在2017年年報中稱,截至2017年底,該二期工程已經建成投產部分項目,而根據項目建設進度,預計2018年及2019年將迎來募集資金用款高峰期。
  然而,到了2019年1月25日,該工程募集資金賬戶卻出現異動。此前的1月17日,*ST康得剛剛發生10.4億元債務違約事件,隨後,*ST康得通過自查發現,其賬戶上的部分募集資金被監管銀行轉出和凍結。
  此事引發證監會問詢,不過截至記者發稿,*ST康得方面未就此事公開回應。
  而記者了解到,作為*ST康得光學膜3D事業部的業務也已停止,團隊正在面臨解散,5月中旬,已有部分3D事業部的員工離職,剩下的部分員工在從事其他部門的工作。
  禍不單行,*ST康得在德國的全資子公司KDXEuropeCompos-ites R&D Center GmbHD因無法支付到期債務,依據德國當地法律規定,於當地時間2019年5月8日向當地法院遞交了破產申請,法院已受理。
  這家公司於2016年3月設置在德國慕尼黑,注冊資本300萬歐元(約合2315.28萬元人民幣),經營范圍為“應用於量產汽車的碳纖維復合材料的研發”。
  碳纖維被看作是*ST康得在預塗膜、光學膜業務之外,轉型升級的重要方向,而作為這一業務研發基地,走向破產,對*ST康得而言也是重大打擊。
  *ST康得內部一位資深員工告訴記者,在*ST康得的業務中,老業務預塗膜業務市場早已飽和,已近“夕陽”,碳纖維布局實際還處在前期准備階段,光學膜業務尚未全面生產,供血不足,而受上游企業影響,其業務大幅下滑。新舊產業青黃不接,資金卻已斷裂。
  該員工告訴記者,*ST康得目前的光學膜材料產品其實主要用於電視機生產,所謂的裸眼3D光學膜材料,迄今為止也還是“概念”,處於研發階段。
  近年來,上游電視機行業的不景氣,對*ST康得沖擊不小。該員工還稱,剛進入光學膜行業時,*ST康得通過價格戰搶占市場,最終成為電視機制造行業最大的光學膜擴散片供應商,但市場穩定時,OLED屏幕問世,這意味著*ST康得用於電視機上的光學膜材料面臨被淘汰的命運。
  而此時,*ST康得已失去了進軍移動顯示屏領域的最佳時機。移動顯示屏所需的光電產品並不是目前*ST康得最擅長的,電視機制造商是其積累的最重要的客戶。
  據*ST康得2019年三季度報表顯示,其當期存貨5.18億元,同比下降14.53%。
(責任編輯:徐自立)
TIME:2019-06-12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2/t20190612_3233898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