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均瑤飲品靠單一產品闖關A股 毛利率偏高部分大客戶顯示已注銷


  《投資時報》記者  王宏
  一位身份特殊的重要小股東“失聯”,令均瑤集團控股的均瑤飲品在上市前夕受到了雙重關注。
  均瑤飲品的前身,系均瑤集團乳品有限公司,創辦於上世紀90年代末,其生產的均瑤甜牛奶曾經風靡一時。目前,均瑤飲品主打產品為乳酸菌飲品,2018年後者為公司帶來的年收入達到12.57億元。
  招股說明書顯示,此次均瑤飲品擬發行新股不超過7000萬股,募資11.99億多元,計劃興建年產10萬噸級的常溫發酵乳飲料項目及用於公司品牌升級建設。
  如果均瑤飲品此次能順利過關,將成為均瑤集團旗下第四家上市公司。截至6月10日收盤,“均瑤系”下的吉祥航空(603885.SH)、愛建集團(600643.SH)以及大東方(600327.SH)分別錄得213.13億元、149.54億元和32.29億元市值。
  據2018年胡潤百富榜排名顯示,已故均瑤集團創始人王均瑤的長子王瀚以110億元財富位列324位。而與其並列的恰是王均瑤的二弟,現均瑤集團掌門人王均金(家族)。
  王均瑤過世後,均瑤集團在王均金、王均豪兩位兄弟手中仍得以快速成長,近年來更主導成立了民營華瑞銀行。而在2010年8月,王氏兄弟又與是年已23歲的王瀚共同簽署了《股權委托管理協議》,對後者自繼承股權以來委托兩位全權代為管理股權的事實予以確認,並約定繼續委托事宜。
  據了解,王均金目前持有集團合計71.77%的股權表決權,而王瀚則為集團董事。
  正是這一連串變故,才令均瑤飲品招股書中那則“小股東不行使股東權利、不履行股東義務”的風險提示更引人注目。
  據悉,在報告期內,持有該公司67.5萬股,持股比例為0.1875%的股東王瀅瀅一直未回應,也未出席公司上市的股東大會。均瑤飲品提示,作為公司的小股東,如果提出超出本次發行事宜的其他訴求情況,存在可能影響本次審核進程的風險。
  而王瀅瀅,恰是均瑤集團創始人王均瑤的女兒,其所持有的均瑤飲品的股份,同樣系繼承而來。
  《投資時報》記者了解到,2011年均瑤飲品召開股東大會,王瀅瀅繼承了王均瑤所持有的公司0.1875%的股份,此後王瀅瀅就再也未出席公司股東大會。其中,2017年6月公司召開臨時股東大會進而宣布增加注冊資本,但王瀅瀅認繳股份由王均金一方代繳。這也就意味著,至今未能聯系上王瀅瀅的均瑤飲品,或至少與前者“失聯”超過八年。
  有相關人士表示,均瑤集團目前已形成以航空運輸、百貨零售、乘用車銷售以及金融為主,食品、超市、房地產、物流、酒店、文化產品開發和教育等為輔的多元化經營產業格局,且王氏家族內部相對和諧,所以此次“王瀅瀅事件”大概率上不會影響均瑤飲品的上市進程。  
  不過該人士同時稱,圍繞均瑤飲品產品線單一,毛利率較同行偏高以及大客戶不透明等一系列疑問,仍可能受到證監會發審委的問詢。
  就投資者普遍關注的問題,《投資時報》記者日前發送提綱至均瑤飲品董秘辦,但截至發稿日並未收到回復。
  產品單一毛利率偏高
  招股書顯示,2016年至2018年(下稱報告期內),均瑤飲品營業收入分別為11.01億元、11.46億元和12.87億元;同期歸母淨利潤分別為1.75億元、2.32億元和2.81億元;對應淨利潤率則分別為15.58%、20.24%、21.83%。
  不過,該公司收入絕大部分都依賴於一款單一的產品。其中,乳酸菌飲品銷售收入分別達到10.81億元、11.34億元和12.57億元,占公司全部主營業務收入的98.14%、99.02%和97.71%。
  均瑤飲品在招股書中表示,雖然已持續進行新產品的研發和推廣,但相關項目實現預期的目標任務仍需要投入較多的時間和資源,因此公司短期內存在產品系列相對單一的風險。如果未來出現該系列產品外部環境惡化的情況,將對公司的經營產生不利影響。
  中國含乳飲品行業素來競爭激烈,並且市場較為分散,產品線單一帶來的最大隱患就是企業很難抵御因消費者口味改變帶來的業績大幅波動。《投資時報》記者注意到,近年來依靠著單一產品“打天下”的同類型公司,不少都出現了上市即變臉的情況。
  以2017年上市的承德露露(000848.SZ)為例,上市當年,公司營收就同比下降16.23%,歸母公司股東淨利潤亦下降8.16%;2018年該公司扣非後的歸母淨利潤再度同比下降0.13%。而2018年上市的養元飲品(603156.SH),今年一季度營收同比下降12.53%,扣非後的歸母淨利潤則同比下降2.25%。
  不僅產品線“孤注一擲”,均瑤飲品的毛利率還顯著高於同業。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均瑤飲品毛利率分別為47.48%、48.26%以及51.36%。而同時期上市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別為46.47%、45.28%和47.35%。均瑤飲品的毛利率較同行平均高出3到4個百分點。
  據了解,2015年同屬均瑤集團旗下的愛建集團曾擬收購均瑤飲品,按當時披露的收購方案顯示,2013年、2014年以及2015年前八個月,均瑤飲品毛利率分別為34.13%、36.91%和43.16%。也就是說,雖然只有乳酸菌飲料一款產品出售,但均瑤飲品的毛利率五年來提升了超過17個百分點。毫無疑問,無論是發審委還是普通投資者都會對此產生某種疑惑。
  均瑤集團目前控制著三家上市公司以及眾多非上市公司,這些公司與均瑤飲品的關聯交易也頗值得關注。招股書顯示,均瑤集團旗下上海吉祥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九元航空有限公司以及如意文化等企業均向均瑤飲品采購過產品。
  關聯交易具體定價情況如何?定價是否公允?關聯交易能否造成均瑤飲品毛利率高於同業平均水平?針對這些問題,均瑤飲品並未在招股書中做出明確解答。
  此外,均瑤飲品與集團之間還存在著大筆的資金往來。招股書顯示,2016年均瑤集團及其子公司撥入均瑤飲品的資金高達28.75億元,2017年上半年亦達到8.73億元。
  事實上,這些出借資金均瑤集團從未向均瑤飲品收取過利息。招股書中表示,因啟動上市准備工作,均瑤飲品自2017年7月1日起退出集團管理體系,相關資金往來已經停止。
  三四五線大客戶不透明
  均瑤飲品從經濟發達的浙江起家,但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卻非該公司的主戰場。目前其前五名客戶都來自於三四五線城市,甚至包括一些縣級市。而安徽、河南是該公司的客戶集中地。
  招股書顯示,2016年該公司第一大客戶為揭陽市榕城區東升同旺百貨商行,2017年和2018年其第一大客戶為揭陽市南珍商貿有限公司(上述兩家公司受同一自然人控制),產生的銷售收入分別為2242.64萬元、2710.63萬元以及2964.17萬元。
  天眼查顯示,揭陽市榕城區東升同旺百貨商行成立於2011年,經營狀態目前為“注銷”,注冊資本為“無”。而揭陽市南珍商貿有限公司成立日期為2016年,注冊資本只有88萬元。均瑤飲品在招股書中表示,前者和揭陽市南珍商貿有限公司均屬於同一自然人控制。
  一家是已注銷的公司,一家成立不久,注冊資本不足百萬元的企業,卻每年承擔了均瑤飲品超過兩千萬的銷售額。而在均瑤飲品前五大客戶中,貴溪市錢進商行也是屬於“已注銷”的狀態,至於商丘市睢陽佳翔副食店、商丘市睢陽永豐副食經營店,甚至沒有任何工商信息。
  這些大客戶是否穩定?未來是否存在變動風險?對於這些問題均瑤飲品始終保持沉默。該公司在招股書中表示,公司市場下沉較深,經銷商中存在數量較多的個體戶,報告期內部分經銷商存在由第三方人士給公司回款的情況。
  均瑤飲品此次上市募集資金主要用於擴充產能,但其現有工廠產能利用率並不高。2016年至2018年,其宜昌工廠產能利用率分別為73.55%、69.16%和77.2%。而2017年至2018年,其衢州工廠的產能利用率分別為16.29%和53.53%。

(責任編輯:徐自立)
TIME:2019-06-12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2/t20190612_3234085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