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新發展內幕交易ST廈華虧損201萬


  中國經濟網北京6月12日訊 證監會網站近日公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2019〕51號)顯示,北京新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發展集團”)內幕交易廈門華僑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廈華電子”,股票簡稱ST廈華,代碼600870.SH)股票,合計虧損201.12萬元。廈華電子擬與九次方大數據信息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九次方”)重組屬於內幕信息,九次方董事長王某壽參與商談重組事宜,為內幕信息知情人。時任新發展集團總裁李瑞承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與九次方董事長王某壽存在聯絡接觸,為上述內幕交易行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中國證監會決定對北京新發展集團有限公司處以30萬元的罰款;對李瑞承給予警告,並處以15萬元的罰款。
  中國經濟網查詢發現,王某壽是九次方董事長。成立於2010年的九次方大數據,是中國第一個提出數據資產運營概念的公司。群興玩具2018年11月4日晚間公告,公司控股股東廣東群興投資有限公司擬將20%的股份,作價7億元人民幣,轉讓給王某壽旗下大數據公司。轉讓完成後,後者將成為群興玩具控制股東,而王某壽將成實際控制人。
  經查明,當事人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和公開過程
  2017年1月份,廈華電子重組終止後,一直在尋求重組標的。
  2017年3月19日,九次方大數據信息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九次方)召開2017年第一次臨時股東會,會上討論上市路徑,將首次公開發行(IPO)和借殼作為資本化方向。會後,九次方B輪股東、廈華電子實際控制人王某芳向九次方董事長王某壽提議,可以考慮與廈華電子重組。
  2017年4月份的一個周末,王某芳和王某壽開始正式討論廈華電子和九次方借殼重組的可行性,並建議王某壽和相關股東進行溝通。之後,王某芳和王某壽一般兩周溝通一次。
  2017年6月29日,王某芳、王某壽二人召開會議,介紹各自公司情況及所屬行業情況,初步達成合作意向。
  2017年7月22日,由於相關股東意見難以統一,九次方召開了臨時股東會,討論九次方和廈華電子重組事宜,但未形成統一意見。根據九次方草擬的合作協議,廈華電子擬以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方式收購九次方不低於51%的股權。
  2017年7月24日,廈華電子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自當日起股票停牌。停牌後,九次方股東經過討論,沒有通過重組方案,九次方借殼廈華電子事項終止。
  此後,廈華電子繼續推進與其他公司的重組方案,“廈華電子”一直處於停牌狀態,於2018年4月9日復牌。
  廈華電子擬與九次方重組屬於《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規定的重大事件,在信息公開前,屬於《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二款第一項所述的內幕信息。該內幕信息不晚於2017年4月30日形成,於2017年7月24日公開。王某壽參與商談重組事宜,為本案的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新發展集團內幕交易“廈華電子”
  (一)李瑞承與王某壽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聯絡接觸
  2017年6月份左右,新發展集團實際控制人、董事長陳某林帶李瑞承到過王某壽辦公室,李瑞承自此認識王某壽。自6月份開始,王某壽和陳某林持續就九次方和新發展(北京)產業園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發展產業園)合作事宜進行溝通,李瑞承參與。
  2017年7月1日,九次方和新發展產業園簽署《股權出資轉讓協議書》。7月18日,雙方簽署《合作協議書》。兩份協議書的簽字人均為王某壽、李瑞承。
  (二)新發展集團利用相關公司的證券賬戶內幕交易“廈華電子”
  1. 涉案賬戶基本情況
  新發展集團通過關聯公司開立的5個法人賬戶(以下簡稱涉案賬戶組)進行證券交易。投入資金來自其他關聯公司,由出納按照李瑞承的要求劃轉,每個賬戶各轉入1,000萬元。具體情況如下:
  (1)北京新發展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發展企業管理)的證券賬戶於2017年2月24日開立於中國銀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融街營業部,資金賬號為103×××××323,下掛上海股東賬戶B88××××601和深圳股東賬戶080××××259。賬戶資金6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北京力新國創投資顧問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力新國創),4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北京圓融通達信息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圓融通達)。
  (2)北京新發展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發展房地產)的證券賬戶於2017年2月24日開立於國泰君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融街營業部,資金賬號3×××8,下掛上海股東賬戶B88××××356和深圳股東賬戶080××××299。賬戶資金1,0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北京鑫瑞匯通招商顧問有限公司。
  (3)北京力新微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力新微金融)的證券賬戶於2017年2月28日開立於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融大街營業部,資金賬號850××××399,下掛一個上海股東賬戶B88××××453和一個深圳股東賬戶080××××610。賬戶資金5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力新國創,5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圓融通達。
  (4)北京恆瑞豐泰商務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恆瑞豐泰)的證券賬戶於2017年3月1日開立於廣發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阜成門南大街營業部,資金賬號37×××33,下掛一個上海股東賬戶B88××××421和一個深圳股東賬戶080××××731。賬戶資金1,0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力新國創。
  (5)北京沁園花海苗木銷售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沁園花海)的證券賬戶於2017年3月1日開立於東興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知春路營業部,資金賬號0720××××××6701,下掛一個上海股東賬戶B88××××269和一個深圳股東賬戶080××××718。賬戶資金5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力新國創,5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圓融通達。
  2. 涉案賬戶組實際操作情況
  涉案賬戶組交易“廈華電子”的指令由李瑞承下達,證券部員工負責具體操作。涉案賬戶組下單電腦MAC地址與新發展集團證券部兩位員工電腦的MAC地址一致。
  3. 涉案賬戶組交易情況
  “新發展企業管理”賬戶在2017年7月17日至21日間,累計買入“廈華電子”539,652股,成交金額3,944,005.52元;累計賣出50,000股,成交金額382,500元。
  “新發展房地產”賬戶在2017年7月17日至21日間,累計買入“廈華電子”477,600股,成交金額3,479,813.49元。
  “力新微金融”賬戶在2017年7月17日至21日間,累計買入“廈華電子”477,400股,成交金額3,473,405元;累計賣出800股,成交金額5,712元。
  “恆瑞豐泰”賬戶在2017年7月17日至21日間,累計買入“廈華電子”473,300股,成交金額3,436,773元。
  “沁園花海”賬戶在2017年7月17日至21日間,累計買入“廈華電子”433,900股,成交金額3,152,744元。
  涉案賬戶組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合計買入“廈華電子”2,401,852股,成交金額17,486,741.01元;合計賣出“廈華電子”50,800股,成交金額388,212元。
  涉案賬戶組復牌後賣出所有“廈華電子”,扣除稅費後,合計虧損2,011,243.92元。
  新發展集團交易“廈華電子”的行為明顯異常。一是買入“廈華電子”的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化和公開時間基本一致;二是涉案賬戶組在兩三個月沒有交易後,於“廈華電子”停牌前一周突然大量虧損賣出持有的“太陽能”,大量、集中買入“廈華電子”,買入意願強烈,與平時交易習慣明顯不同;三是交易行為與“廈華電子”在此期間公開信息反映的基本面相背離。李瑞承提出的交易理由不能合理解釋新發展集團交易的異常性。
  中國證監會認為,新發展集團總裁李瑞承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存在聯絡接觸,新發展集團交易“廈華電子”的行為明顯異常,與內幕信息高度吻合,李瑞承對上述交易行為無合理解釋。新發展集團的上述行為違反《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總裁李瑞承是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中國證監會決定:
  一、對北京新發展集團有限公司處以30萬元的罰款;
  二、對李瑞承給予警告,並處以15萬元的罰款。
  《證券法》第七十三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
  《證券法》第七十六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不得買賣該公司的證券,或者洩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
  持有或者通過協議、其他安排與他人共同持有公司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收購上市公司的股份,本法另有規定的,適用其規定。
  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洩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三萬元的,處以三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單位從事內幕交易的,還應當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並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進行內幕交易的,從重處罰。
  以下為行政處罰原文:
  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北京新發展集團有限公司、李瑞承)
  〔2019〕51號
  當事人:北京新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發展集團),住所:北京市房山區良鄉凱旋大街建設路。
  李瑞承,男,1965年3月出生,時任新發展集團總裁,住址:廣東省普寧市流沙北街道僑光村。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會對新發展集團內幕交易廈門華僑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廈華電子)股票的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並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均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當事人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的形成和公開過程
  2017年1月份,廈華電子重組終止後,一直在尋求重組標的。
  2017年3月19日,九次方大數據信息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九次方)召開2017年第一次臨時股東會,會上討論上市路徑,將首次公開發行(IPO)和借殼作為資本化方向。會後,九次方B輪股東、廈華電子實際控制人王某芳向九次方董事長王某壽提議,可以考慮與廈華電子重組。
  2017年4月份的一個周末,王某芳和王某壽開始正式討論廈華電子和九次方借殼重組的可行性,並建議王某壽和相關股東進行溝通。之後,王某芳和王某壽一般兩周溝通一次。
  2017年6月29日,王某芳、王某壽二人召開會議,介紹各自公司情況及所屬行業情況,初步達成合作意向。
  2017年7月22日,由於相關股東意見難以統一,九次方召開了臨時股東會,討論九次方和廈華電子重組事宜,但未形成統一意見。根據九次方草擬的合作協議,廈華電子擬以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方式收購九次方不低於51%的股權。
  2017年7月24日,廈華電子發布重大事項停牌公告,自當日起股票停牌。停牌後,九次方股東經過討論,沒有通過重組方案,九次方借殼廈華電子事項終止。
  此後,廈華電子繼續推進與其他公司的重組方案,“廈華電子”一直處於停牌狀態,於2018年4月9日復牌。
  廈華電子擬與九次方重組屬於《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規定的重大事件,在信息公開前,屬於《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二款第一項所述的內幕信息。該內幕信息不晚於2017年4月30日形成,於2017年7月24日公開。王某壽參與商談重組事宜,為本案的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新發展集團內幕交易“廈華電子”
  (一)李瑞承與王某壽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存在聯絡接觸
  2017年6月份左右,新發展集團實際控制人、董事長陳某林帶李瑞承到過王某壽辦公室,李瑞承自此認識王某壽。自6月份開始,王某壽和陳某林持續就九次方和新發展(北京)產業園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發展產業園)合作事宜進行溝通,李瑞承參與。
  2017年7月1日,九次方和新發展產業園簽署《股權出資轉讓協議書》。7月18日,雙方簽署《合作協議書》。兩份協議書的簽字人均為王某壽、李瑞承。
  (二)新發展集團利用相關公司的證券賬戶內幕交易“廈華電子”
  1. 涉案賬戶基本情況
  新發展集團通過關聯公司開立的5個法人賬戶(以下簡稱涉案賬戶組)進行證券交易。投入資金來自其他關聯公司,由出納按照李瑞承的要求劃轉,每個賬戶各轉入1,000萬元。具體情況如下:
  (1)北京新發展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發展企業管理)的證券賬戶於2017年2月24日開立於中國銀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融街營業部,資金賬號為103×××××323,下掛上海股東賬戶B88××××601和深圳股東賬戶080××××259。賬戶資金6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北京力新國創投資顧問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力新國創),4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北京圓融通達信息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圓融通達)。
  (2)北京新發展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發展房地產)的證券賬戶於2017年2月24日開立於國泰君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融街營業部,資金賬號3×××8,下掛上海股東賬戶B88××××356和深圳股東賬戶080××××299。賬戶資金1,0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北京鑫瑞匯通招商顧問有限公司。
  (3)北京力新微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力新微金融)的證券賬戶於2017年2月28日開立於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融大街營業部,資金賬號850××××399,下掛一個上海股東賬戶B88××××453和一個深圳股東賬戶080××××610。賬戶資金5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力新國創,5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圓融通達。
  (4)北京恆瑞豐泰商務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恆瑞豐泰)的證券賬戶於2017年3月1日開立於廣發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阜成門南大街營業部,資金賬號37×××33,下掛一個上海股東賬戶B88××××421和一個深圳股東賬戶080××××731。賬戶資金1,0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力新國創。
  (5)北京沁園花海苗木銷售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沁園花海)的證券賬戶於2017年3月1日開立於東興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知春路營業部,資金賬號0720××××××6701,下掛一個上海股東賬戶B88××××269和一個深圳股東賬戶080××××718。賬戶資金5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力新國創,500萬元來自關聯公司圓融通達。
  2. 涉案賬戶組實際操作情況
  涉案賬戶組交易“廈華電子”的指令由李瑞承下達,證券部員工負責具體操作。涉案賬戶組下單電腦MAC地址與新發展集團證券部兩位員工電腦的MAC地址一致。
  3. 涉案賬戶組交易情況
  “新發展企業管理”賬戶在2017年7月17日至21日間,累計買入“廈華電子”539,652股,成交金額3,944,005.52元;累計賣出50,000股,成交金額382,500元。
  “新發展房地產”賬戶在2017年7月17日至21日間,累計買入“廈華電子”477,600股,成交金額3,479,813.49元。
  “力新微金融”賬戶在2017年7月17日至21日間,累計買入“廈華電子”477,400股,成交金額3,473,405元;累計賣出800股,成交金額5,712元。
  “恆瑞豐泰”賬戶在2017年7月17日至21日間,累計買入“廈華電子”473,300股,成交金額3,436,773元。
  “沁園花海”賬戶在2017年7月17日至21日間,累計買入“廈華電子”433,900股,成交金額3,152,744元。
  涉案賬戶組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合計買入“廈華電子”2,401,852股,成交金額17,486,741.01元;合計賣出“廈華電子”50,800股,成交金額388,212元。
  涉案賬戶組復牌後賣出所有“廈華電子”,扣除稅費後,合計虧損2,011,243.92元。
  新發展集團交易“廈華電子”的行為明顯異常。一是買入“廈華電子”的時間與內幕信息變化和公開時間基本一致;二是涉案賬戶組在兩三個月沒有交易後,於“廈華電子”停牌前一周突然大量虧損賣出持有的“太陽能”,大量、集中買入“廈華電子”,買入意願強烈,與平時交易習慣明顯不同;三是交易行為與“廈華電子”在此期間公開信息反映的基本面相背離。李瑞承提出的交易理由不能合理解釋新發展集團交易的異常性。
  以上事實,有廈華電子相關會議記錄及公告、相關協議書、相關證券賬戶資料、銀行賬戶資料、證券交易記錄、交易所計算數據以及相關人員詢問筆錄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我會認為,新發展集團總裁李瑞承在內幕信息敏感期內與內幕信息知情人存在聯絡接觸,新發展集團交易“廈華電子”的行為明顯異常,與內幕信息高度吻合,李瑞承對上述交易行為無合理解釋。新發展集團的上述行為違反《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的內幕交易行為,總裁李瑞承是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會決定:
  一、對北京新發展集團有限公司處以30萬元的罰款;
  二、對李瑞承給予警告,並處以15萬元的罰款。
  上述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15日內,將罰款匯交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總行營業部,賬號:7111010189800000162,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並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復印件送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稽查局備案。當事人如果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0日內向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中國證監會     
  2019年6月3日  
(責任編輯:韓藝嘉)
TIME:2019-06-12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2/t20190612_3234317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