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停牌兩年賣地求生 酷派手機急需絕處逢生


  《投資者網》戴昊彤
  今年5月初,曾經在中國手機市場知名度頗高的酷派集團(02369.HK)向港交所提交了復牌申請,爭取在5月底實現復牌,公司稱目前仍處於審核狀態。這是自2017年7月31日酷派集團停牌近兩年以來的最新進展。
  問題比較麻煩的是,根據港交所2018年的新規,如果酷派集團在今年7月31日前無法復牌,或將面臨被摘牌退市的風險。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酷派公布提交復牌申請前,今年4月底,酷派將西安一地塊的土地使用權及地上在建工程出售給西安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土地儲備中心,作價人民幣2.36億元。這則消息公布後,外界把酷派此舉視為“賣地求生”。近日,《投資者網》就出售土地,以及時間已經到6月中旬,但為何遲遲不能復牌等問題以郵件形式,致函酷派集團執行董事梁銳以及董秘梁兆基,但尚未得到公司方面的合理解釋。
  昔日“中華酷聯”的酷派何以落伍?
  很難想象,與華為、中興、聯想一齊被稱為國產手機“四大家族“——“中華酷聯”的酷派,至今會遭遇到“賣地求生”的困境。回首過去酷派的”高光時刻“,酷派曾是全球第一個推出“雙卡雙待”手機廠商,很早就推出了基於安卓系統的手機,發布了業內曾評價頗高的N900機型。2012年至2014年,多個市場統計數據顯示,酷派當時成為中國智能手機出貨量增速最快的手機廠商,在中國的智能手機市場份額一度達到10%。
  然而,時過境遷,如今酷派手機反而成了“落伍者”。近幾年,在飽受國外大廠商蘋果、三星與國內手機新貴小米、華為、OPPO、vivo等強烈沖擊,酷派手機營收一路下滑。
  由於停牌影響,無法得知酷派2018年及今年以來的財務數據。根據酷派2017年財報顯示,全年收入為33.78億港幣,同比減少57.61%,實現年內虧損27.23億港元,較2016年同比減虧38.13%。據了解,酷派的收入主要可分為三大業務板塊,包括銷售移動電話及配件、融資服務與無線應用服務。但其中作為酷派“主心骨“的手機業務,出貨量與收入在2017年就開始大幅下降。酷派集團對此表示,主要原因是智能手機市場競爭激烈。
  據國內相關研究機構公布的2019年2月中國手機品牌銷量排名榜,vivo勇登榜首,OPPO、華為、榮耀、小米分別位於第二、第三、第四及第五位。這五家手機廠商的總市場份額就已接近90%。顯然,酷派在手機江湖前列消失已久。
  酷派手機何去何從?
  據《投資者網》6月初從深圳手機市場最繁華的華強北現場觀察來看,幾乎看不到任何酷派的手機專賣店,甚至於綜合賣場也沒有酷派品牌。一位劉姓手機經銷商告訴《投資者網》,多年已經不賣酷派手機了,這個品牌手機定位存在問題,因此不具備性價比優勢。
  的確,落伍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以去年為例,酷派曾推出新款手機—酷玩七。這是一款價格低於1000元、采用劉海設計的全面屏手機。但其搭載的CPU芯片卻是mtk6750。業內人士普遍認為,這是三年前普通千元機所采用的落後芯片,並且兩年前就已被市場徹底淘汰。
  由此看來,酷派這款手機在性能上沒有任何優勢。內存方面,酷派的酷玩七僅有4G運行內存,搭載的組合拳是32G的內置存儲,但與普遍的手機運行內存6G相比,酷玩七顯得不夠實用。
  顯而易見,由於在性能上缺乏優勢,酷派手機只好試圖通過壓低價格來換取銷量。
  據《投資者網》搜索發現,目前國內主流電商平台上,低於1000元的手機款式數量不多,低於700元的手機更是少之又少。而酷派手機在主流電商平台上展示的手機,低於700元的大概有10款,最低價甚至不超百元,算是真正的“白菜價“了。
  曾經比較叫得響的牌子,是酷派手機核心價值所在,能否想辦法絕處突圍,對酷派來說是個考驗。



  在同個電商平台上,《投資者網》也搜索了其他國產手機品牌的定價,如近幾年熱度下降,但也在中低端手機市場發力的努比亞,其產品定價范圍比酷派更廣,從700至5000元不等,不同價位的機型所體現的性能優勢也不一樣,比酷派要更滿足多種用戶需求。


  還是以努比亞與酷派對比來看,努比亞的供應鏈和品控以及發售渠道都有穩定保障,尤其是海外市場銷量有口皆碑。而且,綜合性能、價格等多方面因素來看,在國內努比亞遠遠比酷派更具優勢與口碑。
  倘若酷派集團順利通過復牌申請,未來酷派手機將如何重振?何去何從值得關注。同樣,酷派將如何面臨來自國內外各大手機廠商的內外夾擊?當5G浪潮洶湧來襲,各大廠商紛紛瞄准5G帶來的重大機遇,投注重金研發5G智能手機及相關服務。酷派能否趕上這一重要機遇,都充滿未知和變數。(思維財經出品)
(責任編輯:關婧)
TIME:2019-06-12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3/t20190613_3234452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