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博眾精工闖關IPO 問詢函牽出募投項目用地涉訴疑雲


  每經記者 孫嘉夏 攝影報道 每經編輯 張海妮
  傍上第一大客戶蘋果公司,呂紹林、程彩霞夫婦掌舵的博眾精工近年日子過得還不錯。隨著科創板開閘日漸臨近,博眾精工招股書(申報稿)於4月1日披露,呂、程二人身家有望再上一個台階。
  但就在這個緊要關頭,上交所科創板上市審核中心收到一封舉報信,稱博眾精工作為利益相關方牽涉到一起訴訟。由於科創板實行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證券發行注冊制,上交所科創板上市審核中心問詢相關訴訟對發行人經營可能帶來的風險,但博眾精工回復時未說明訴訟涉及的地塊是否為公司募投項目用地。不過,博眾精工回復問詢函時所提到的募投項目用地,其具體位置與吳江區國土局對涉案地塊招拍掛公告的介紹相一致,甚至土地面積小數點後兩位也一致:44142.35平方米。
  博眾精工昨晚給《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來回應認為,由於涉訴的主要責任不在博眾精工,同時由於其是通過正常的招拍掛程序拿到了項目用地,且已經獲得了政府部門出具的產權證書,因此該項目用地不存在主要資產涉重大權屬糾紛的情形。
  招股書申報稿披露前涉訴
  4月1日,由呂紹林、程彩霞夫婦實際控制的博眾精工披露了於科創板上市的招股說明書(申報稿),目前公司已經過了兩輪問詢回復。
  申報稿顯示,博眾精工此次募資投向之一是“汽車、新能源行業自動化設備產業化建設項目”。項目用地位於蘇州市吳江經濟技術開發區富家路、烏金路交叉口西北側,土地面積為44142.35平方米。
  5月30日,平謙國際(蘇州)工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平謙蘇州)知情人士介紹,該司已起訴蘇州市吳江區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即原吳江區國土局,以下簡稱吳江區國土局),要求撤銷吳江區國土局將宗地號WJ-G-2017-066地塊出讓給博眾精工的具體行政行為。博眾精工也因此被列為第三人參加訴訟。
  根據吳江區國土局此前發布的公告,WJ-G-2017-066地塊即位於富家路、烏金路交叉口西北側,地塊出讓面積為44142.35平方米。顯然,涉訴的WJ-G-2017-066地塊狀況與博眾精工申報稿中介紹的募投項目用地狀況描述一致。
  5月30日,吳江經濟技術開發區富家路、烏金路交叉口西北側,博眾精工拍下的WJ-G-2017-066地塊上,雜草叢生,尚未有動工跡象。吳江區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網上交易系統的記錄顯示,2018年3月,博眾精工以1703.89萬元的價格,拍下了這塊土地的使用權。
  競買記錄顯示,該地塊僅有來自於博眾精工的一次報價,最終以底價成交。事實上,對WJ-G-2017-066地塊懷有濃厚興趣的,還有被摒除在拍賣大門之外的平謙蘇州。
  “我們沒有能參與競拍,主要的原因是受到了產業准入條件的限制。”平謙蘇州知情人士稱。該知情人士所指的“產業准入條件”,是根據吳江區國土局國有土地使用權掛牌出讓公告吳江區網工掛【2017】4號,WJ-G-2017-066地塊的建設內容需為“專用設備制造業”。
  公告稱,“為確保符合產業方向、稅收貢獻和建設進度等要求,意向競買人在報名前須與吳江開發區(同裡鎮)管委會、桃源鎮人民政府簽訂針對本競買地塊的開發建設協議。”意向競買人應先持相關材料至吳江區國土局進行競買資格審查,審查通過的企業方可在報名階段通過網上出讓系統報名。
  吳江區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網上交易系統,提供了一份名為“066 開發建設協議”的文件。協議正文部分有“吳江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甲方)就乙方投資建設專用設備制造業項目,進行了友好深入的洽談”等字樣。
  “此外,這一准入協議與之前簽訂的產業園合作開發協議及補充協議有沖突。”上述平謙蘇州知情人士稱。此前,吳江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吳江區商務局與香港邁高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港邁高)三方曾簽署過一份合作開發協議,約定建設吳江平謙國際現代產業園,乙方和項目公司擬通過招拍掛方式分三期申請取得項目土地。
  其中,香港邁高是合作協議簽訂主體,平謙蘇州是被設立的項目公司。合作協議稱,甲方、丙方同意乙方設立產業園開發公司(即項目公司),並以產業園開發公司名義參加本協議項下土地的招拍掛。
  不過,在順利取得一期土地並開發建設後,平謙蘇州卻發現自身因產業准入條件的限制,無法參與後續競拍。
  最終,平謙蘇州將吳江區國土局告上法庭,要求撤銷吳江區國土局將宗地號為WJ-G-2017-066的地塊出讓給博眾精工的具體行政行為。
  由於存在法律上的利害關系,3月27日,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法院向博眾精工出具《參加訴訟通知書》,要求博眾精工作為該案第三人參加訴訟。
  4月1日,博眾精工申請於科創板上市的招股書(申報稿)披露。
  雖然涉訴發生在招股書(申報稿)披露前,但博眾精工在申報稿中卻並沒有披露這起訴訟。
  在回復上交所問詢時,博眾精工稱,吳江區人民法院向公司出具《參加訴訟通知書》系以快遞方式寄送至公司法定代表人呂紹林處,該快遞物流信息顯示,快遞於2019年3月29日由第三方代簽收,由於快遞簽收後內部流轉及呂紹林出差未及時拆封等原因,導致公司實際知悉訴訟的日期晚於招股說明書(申報稿)簽署日。此外,公司已在問詢函回復中對該起訴訟進行如實披露,不存在遺漏、隱瞞的主觀故意。
  但在兩輪審核問詢回復中,博眾精工卻均未提及涉訴的WJ-G-2017-066地塊是否即為公司募投項目用地。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申報稿中披露的募投項目用地位置、面積均與涉訴的WJ-G-2017-066地塊相同,但土地購置費用為281.52萬元,遠較WJ-G-2017-066地塊成交價1703.89471萬元少。“這可能是由於分期付款的原因。”匯業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曹竹平律師解釋道。
  在第一輪審核問詢回復中,博眾精工稱,針對WJ-G-2017-066地塊,吳江區國土局認為,WJ-G-2017-066地塊為國有建設用地,權屬不存在爭議;采取網上掛牌方式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符合法律、法規、規章的規定,在掛牌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過程中,對競買人的產業准入條件進行限定,適用法律依據正確;該局按照相關要求對競買人的資格進行審查,博眾精工取得該地塊國有土地使用權沒有異議;平謙蘇州提交的競買申請材料不齊備,經該局書面告知補交後在規定期限內仍未提供,因此未能通過競買資格審核;根據《吳江平謙國際現代產業園合作開發協議》及補充協議,原告需通過公開招拍掛方式取得涉訴地塊國有土地使用權,原告基於上述協議不能取得任何土地權利。
  吳江區國土局相關工作人員拒絕對記者的采訪作出回應。在吳江期間,記者也曾兩次前往吳江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但記者去的時候,管委會宣傳科負責人均未在辦公室內辦公。此後,記者也曾數十次撥打辦公電話,但電話始終未有人接聽。
  博眾精工方面則進一步表示,根據現有訴訟材料並結合有關規定分析,吳江區國土局掛牌出讓WJ-G-2017-066地塊給博眾精工的具體行政行為的主體、內容、程序均合法,且不存在明顯不合理,其法律效力應當予以維持;上述訴訟不會對公司生產經營及經營成果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是否涉嫌信息披露重大遺漏
  盡管自陳“(訴訟)不會對公司生產經營及成果產生重大不利影響”,且在第二輪問詢回復中,博眾精工再次重申上述訴訟“不會導致公司主要資產存在重大權屬糾紛”,並表示公司是通過合法、有效的法定程序競拍取得WJ-G-2017-066地塊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已足額支付土地出讓款及相應契稅、印花稅,已取得合法有效的《不動產權證書》,符合《科創板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注冊管理辦法(試行)》(以下簡稱《科創板首發管理辦法》)規定的發行條件。
  但匯業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吳冬律師認為,在兩輪回復中,發行人和律師沒有對上交所問詢的關鍵性問題予以充分的、有針對性的回應。
  例如在第一輪問詢中,上交所要求公司“分析相關訴訟事項及訴訟結果對公司生產經營及經營成果的具體影響,並在招股說明書風險因素章節充分披露相關風險”。
  在第二輪問詢中,上交所繼續追問該地塊在發行人生產經營中所起的作用,是否導致發行人主要資產存在重大權屬糾紛,發行人是否符合《科創板首發管理辦法》第十二條第(三)項規定的發行條件。
  博眾精工在回復中介紹,上述地塊將用於公司汽車、新能源行業自動化設備產業化建設項目等建設,但並未明確提及該地塊是否為公司募投項目地塊。
  “沒有看到有針對生產經營作用等方面的具體說明,到底地塊對擬上市公司今後經營、發展作用有多大,並沒有直接回應。同時,如果該涉訴地塊確實是公司募投項目用地,則涉嫌構成信息披露重大遺漏。基於保護中小投資者知情權、正確的價值判斷和准確的投資決策的考慮,在涉訴地塊歸屬未定的情況下,也應真實、准確、完整地披露公司募投項目用地涉訴的所有相關信息。”吳冬律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上海漢聯律師事務所宋一欣律師也認為:“如果涉訴地塊屬於募投項目用地,但公司沒有披露,則涉嫌信息披露重大遺漏。”不過,也有資深投行人士認為,結合申報稿及兩輪問詢回復函,公司已披露了WJ-G-2017-066地塊涉訴一事,但並未明確該地塊是否為公司募投項目用地,“如涉訴地塊確實是募投項目用地,那麼公司的回復有避重就輕的嫌疑。我認為這雖然不屬於信息披露重大遺漏,但公司應該做風險提示。”
  主要資產是否涉重大權屬糾紛
  雖然博眾精工多次強調,根據現有訴訟材料並結合有關規定分析,吳江區國土局掛牌出讓WJ-G-2017-066地塊給博眾精工的具體行政行為的主體、內容、程序均合法,且不存在明顯不合理,其法律效力應當予以維持。
  但匯業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曹竹平律師向記者表示,目前尚不能肯定地認為吳江區國土局勝訴已成定局。
  根據《招標拍賣掛牌出讓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規定》第十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外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除法律、法規另有規定外,均可申請參加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招標拍賣掛牌出讓活動。出讓人在招標拍賣掛牌出讓公告中不得設定影響公平、公正競爭的限制條件。
  曹竹平律師介紹,政府相關部門在土地出讓時,設置產業類別是允許的,在實務中也頗為常見,“但這起案子的關鍵是,要求競買人在競買前就與管委會簽訂針對競買地塊的開發建設協議,是否與上位法有所沖突”?
  “對於平謙蘇州來說,被要求先簽開發合同才能獲得競拍資格,而相關部門又因為產業准入條件的限制,不和公司簽合同。這樣平謙蘇州怎麼樣都無法成為競拍人。但因為產業准入條件的限制不簽合同,這能不能成為喪失競拍資格的理由呢?”曹竹平說道。
  一旦吳江區國土局敗訴,WJ-G-2017-066地塊的歸屬將存在重大不確定性。根據《科創板首發管理辦法》規定:發行人不存在主要資產、核心技術、商標等的重大權屬糾紛,重大償債風險,重大擔保、訴訟、仲裁等或有事項,經營環境已經或者將要發生重大變化等對持續經營有重大不利影響的事項。
  “按照這一規定,公司不僅要說明主要資產不存在重大權屬糾紛,也需要證明相關的訴訟、仲裁等或有事項,不會對公司持續經營帶來顯著的不利影響。但我們也看到,如涉訴地塊確為公司募投項目用地,即意味著募集資金投向主要就是用於涉訴地塊上的開發建設,所以一旦敗訴,項目建設就變成‘無本之木’了。這也是上交所在問詢中一直關注的問題,就是土地糾紛到底對公司生產經營有多大影響。即使敗訴被認為是非常小概率的事情,發行人及律師也應該對在敗訴的情況下,如何處理及對公司持續生產經營的影響作出解釋和說明,作充分的風險因素提示。”吳冬律師表示。
  在吳冬律師看來,博眾精工對公司主要資產不存在重大權屬糾紛的說明理由及依據並不充分:“例如,由於原告早前簽有三方協議,約定涉訴地塊預留給原告用於三方合作開發建設,原告也曾申請參與該地塊的拍賣,公司顯然應該針對其此次競拍成功沒有侵犯原告合法權益作出令人信服的合理解釋。如果涉訴地塊確實是公司募投項目用地,則意味著公司資產已存在重大權屬糾紛。”
  上述資深投行人士也向記者表示,這一案例屬於主要資產存在重大權屬糾紛的情形。“是否屬於主要資產存在重大權屬糾紛,主要是看這塊土地上目前是否有經營活動且對公司營收等比重較大。如涉訴地塊確為公司募投項目用地,那麼募投項目土地存在糾紛,對於公司未來的持續盈利能力會造成影響。”
  上海漢聯律師事務所宋一欣律師認為,由於涉訴的主要責任不在博眾精工,因此未必構成主要資產涉重大權屬糾紛的情形。上海文飛永律師事務所高飛律師也表示,在公司一方看來,由於其是通過正常的招拍掛程序拿到了項目用地,且已經獲得了政府部門出具的產權證書,因此也有理由表述認為項目用地不存在主要資產涉重大權屬糾紛的情形。
  經營狀況“腹背受敵”
  將募集資金投向“汽車、新能源行業自動化設備產業化建設項目”,是呂紹林面對企業經營狀況,作出的必然選擇。但回顧其過往商業生涯,“摘下蘋果”,或許才是呂紹林做過的最成功決策。
  2016~2018年,蘋果公司始終是博眾精工的第一大客戶。同期,博眾精工營業收入分別為15.50億元、19.91億元和25.18億元,扣非後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淨利潤分別為2.60億元、2.82億元和3.07億元。其中,來自於蘋果公司的銷售收入分別為9.15億元(占比59.09%)、12.82億元(占比64.45%)和11.87億元(占比47.21%)。
  在兩輪問詢中,上交所都關注到博眾精工第一大客戶對公司的影響問題。在第一輪問詢中,上交所要求博眾精工補充披露2018年度向蘋果公司銷售下滑的原因。在第二輪問詢中,上交所要求博眾精工進一步分析並披露蘋果公司相對於公司而言本身是否發生重大不利變化,進而對公司業務的穩定性和持續性產生重大不利影響,對公司的持續經營能力產生重大不利影響,並作重大事項提示。
  而在回復“不會對公司的持續經營能力產生重大不利影響”的同時,博眾精工也表示“當前公司產品以消費電子行業自動化設備為主,存在市場風險,需要豐富現有產品結構,提高公司抗風險能力。”因此,公司也正“持續拓展下游應用領域”,產品“已在新能源、汽車、家電、日化等領域得到成功應用”。
  “成功”的標志之一,是蔚來汽車在2018年成為公司第二大客戶。
  也許正是受到這一好消息的鼓舞,博眾精工方決定募資投入“汽車、新能源行業自動化設備產業化建設項目”,以“促進汽車和新能源行業自動化設備生產的產業化,一方面豐富自身產品體系,完善產品結構,為公司爭取更多的客戶,進一步拓寬市場;另一方面通過汽車和新能源行業自動化設備規模化生產和銷售,為公司帶來新的利潤增長點,增強盈利能力,實現整體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的提升。”
  博眾精工表示,針對未來的發展形勢,公司著重加大對汽車、新能源行業自動化設備生產的投入,符合產業和公司未來戰略發展方向,有利於進一步改善產品結構,提高核心競爭力,增加收入來源,提升盈利能力。
  據測算,項目建成達產後,預計實現新增年均銷售收入3.50億元,達產後年均淨利潤6734.42萬元。
  但在“存在市場風險,需要豐富現有產品結構”的形勢下,這一前景廣闊、利潤豐厚,意欲“提高公司抗風險能力”的募投項目,能否順利實施,或許仍屬未知。
  針對持有的一塊土地被人舉報的事項,博眾精工昨晚給《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來回應稱:
  公司在上交所問詢函的回復中詳細披露了其參與該地塊的招拍掛流程。從披露內容上看,博眾精工是通過合法、有效的法定程序競拍取得了該地塊的使用權,並已經足額支付了土地出讓款及相應契稅、印花稅,已取得合法有效的《不動產權證書》。
  但正是這塊合法取得的土地,使得博眾精工被列為第三人卷入了一場訴訟,因而被人舉報。
  博眾精工回復上交所問詢函稱,博眾精工未及時披露該訴訟是因為相關《參加訴訟通知書》是3月29日(周五)寄到博眾公司的,而其收件人恰好出差,未能及時拆封。因此,博眾精工解釋未披露的原因是未及時拆封郵件也合情合理。
  博眾精工取得土地使用權的程序合法合規。  
(責任編輯:魏京婷)
TIME:2019-06-12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3/t20190613_3234466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