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年內60股被警示 增近七成


  6月12日,隨著飛樂音響(600651)等4家上市公司集體發布關於公司遭到證監局警示的公告,A股迎來今年以來單日遭警示個股數量最多的一天。與此同時,北京商報記者根據Wind數據統計發現,今年以來遭警示的上市公司數量相較於去年而言,同比大幅增長約66.67%,監管力度之大可見一斑。
  強監管信號明顯
  6月12日,飛樂音響等4家上市公司集體遭警示。根據Wind數據統計顯示,今年以來遭警示的上市公司數量同比明顯增多。
  具體來看,飛樂音響6月12日披露公告稱,公司在6月11日收到上海證監局警示函。與此同時,中國中期、益佰制藥、*ST節能亦均在6月12日發布了關於收到證監局警示函的信息。
  北京商報記者根據Wind數據統計發現,今年以來,截至6月12日,遭到警示的上市公司有60家。而相較於上一年同期的36家而言,同比增幅達到66.67%。
  值得一提的是,從單日來看,6月12日成為今年以來單日被警示上市公司數量最多的一天。根據Wind數據,整個5月共有13家上市公司被警示,包括華林證券、亞寶藥業等。其中單日上市公司遭警示數量最多的一天是5月16日,共有兩家,分別為時代新材和ST天潤。4月收到警示函的上市公司同樣有13家,單日最多數量亦為2家。3月、2月則分別有9家、4家上市公司收到相關部門的警示函,1月被警示的上市公司數量最多,達到17家。
  針對今年以來遭警示個股數量同比明顯增多的情況,資深投融資專家許小恆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近期被立案調查股明顯增多,A股強監管信號明顯。另一方面,從遭警示的上市公司數量也可以側面看出,監管層的監管力度之大。
  被警示原因廣泛
  縱觀被警示的上市公司,多數涉及公司信息披露違規。就具體信披違規內容而言,則涉及廣泛。
  Wind數據顯示,按照違規類型來看,遭警示的個股違規情形包括業績預測結果不准確或不及時、未及時披露公司重大事項、信息披露虛假或嚴重誤導性陳述等。
  飛樂音響被警示涉及的違規情形之一為業績預測結果不准確或不及時。另外,時代新材、ST天潤等公司被警示的原因同樣源於此。值得一提的是,除存在上述違規情形,飛樂音響還存在其他違規情況。根據飛樂音響公告,上海證監局發現,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部分工程施工項目收入確認依據不足、部分工程施工項目完工百分比會計估計存在偏差,虛增營業收入、淨利潤,導致公司2017年半年報及三季報財務信息存在虛假記載,未能真實反映公司的財務狀況和經營成果。
  益佰制藥遭警示的緣由則相對較為“奇葩”。Wind數據將益佰制藥的違規類型列為未及時披露公司重大事項。根據益佰制藥具體公告,貴州證監局稱,經查,益佰制藥通過與第三方簽訂虛假工程合同或協議,套取公司資金3294.87萬元。上述資金被安排用於購買家具、家裝用品等,收貨地址為公司實際控制人竇啟玲在北京和貴陽的住所。
  萬盛股份、嘉化能源等個股被警示的違規類型則為信息披露虛假或嚴重誤導性陳述。中國中期被警示涉及公司未就相關關聯交易履行審議程序,未及時公告予以披露。
  針對相關問題,北京商報記者曾致電飛樂音響、益佰制藥等公司進行采訪。飛樂音響電話未有人接聽。益佰制藥相關工作人員表示,“在收到警示函前公司並不了解相關違規情況,內控確實存在問題,公司也在加強內控管理。提及公告所述竇啟玲已將套取資金歸還的具體時間,該工作人員表示,具體時間不清楚,公司也在進行自查”。
  部分個股遭立案調查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商報記者發現,存在多股被警示後不久遭到證監會立案調查的情況。
  諸如,*ST剛泰在5月11日披露公告稱,公司收到甘肅證監局警示函。與*ST剛泰同時被警示的還有公司董事長徐建剛等。根據公告,*ST剛泰及相關當事人被警示,源於公司違規為控股股東提供擔保。因相關擔保未履行相應的決策程序,且未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ST剛泰及相關當事人違反了相關信披規定。遭警示後不久,*ST剛泰5月21日公告稱,公司及董事長徐建剛等相關當事人收到證監會的調查通知書。彼時,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許峰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ST剛泰及相關人員被立案調查的內容可能根據違規事實確認,至少包含了之前暴露出來的違規擔保情況。
  而按照規定,若調查結束,被調查公司確定存在相關違法違規事實,等待被調查公司的將是監管部門的行政處罰。
  神霧環保在5月24日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及董事長吳道洪等相關當事人收到北京證監局的警示函。神霧環保被警示的原因是因為2015年、2017年7月至2018年1月期間,公司未履行公司用印程序、股東大會審議程序以及信息披露義務,為控股股東神霧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借款提供擔保,累計金額約10億元。值得一提的是,時隔6日,神霧環保在5月30日披露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及董事長吳道洪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
  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智斌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警示函可以通俗地理解為是監管部門出具的警告。王智斌進一步表示,很多情況下上市公司被出具警示函或者監管措施之後,還會有行政處罰,也有不再行政處罰的情況。“這涉及到證監會內部監管的標准問題。”王智斌如是說。
  北京商報記者 高萍/文 王飛/制表
(責任編輯:魏京婷)
TIME:2019-06-12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3/t20190613_3234490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