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股匯市

● 賽倫生物產品結構“畸形”:弱勢產品報廢損失達741萬 主營產品價格3年漲近3倍涉嫌壟斷


  長江商報記者 鄭瑋
  漲價凶猛涉嫌壟斷、抗蛇毒血清“一家獨大”、家族企業絕對控股……上海賽倫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下簡稱“賽倫生物”)自從申報科創板以來,非議頗多。
  賽倫生物是一家專業從事抗血清抗毒素產品研發、生產和銷售業務的生物醫藥企業。公司的主要產品為抗蛇毒血清系列產品、馬破傷風免疫球蛋白、抗狂犬病血清等。
  如今,已經進入問詢階段的賽倫生物卻在財報中暴露了產品結構的不均衡。長江商報記者發現,2016年至2018年,抗蛇毒血清“一枝獨秀”營收占比從34.84%升至54.48%,馬破免疫球蛋白營收占比則從65.11%下降至45.53%,而抗狂犬病血清在2018年不僅沒有業績還倒虧2.03萬元。
  對於產品結構不均衡問題,長江商報記者向賽倫生物發出采訪函,不過截至記者發稿,對方並未給出回復。
  “賽倫生物有自己的特點,但市場空間太小,每年被毒蛇咬傷的人畢竟有限,而因為產品需要冷藏也不適合出口,而如果單純靠提價來生存,也不是長久之計。” 6月12日,一位曾經調研過該公司的投資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介紹。
  營收受區域和產品限制
  招股書顯示,賽倫生物目前主要由6種產品,分別是抗蝮蛇毒血清、抗五步蛇毒血清、抗銀環蛇毒血清、抗眼鏡蛇毒血清、馬破免疫球蛋白、抗狂犬病血清。
  2016年至2018年,公司營收從8882.58萬元增至1.51億元,年復合增長率為30.51%。事實上,賽倫生物的營收主要來源於抗蛇毒血清和馬破免疫球蛋白,2018年這兩大類產品的營收占比分別為54.48%和45.53%。2016年至2018年,抗蛇毒血清的營收占比從34.84%上升至54.48%;而馬破免疫球蛋白的營收占比則從65.11%下降至45.53%,去年同比僅增長1.24%。
  而抗蛇毒血清又分為四小類,其中營收占比最高的是抗蝮蛇毒血清和抗五步蛇毒血清,2018年,這個兩個產品的營收占比分別為35.98%和11.8%。
  值得關注的是,賽倫生物的收入全部來自於內銷,其中,華東華中地區的銷售收入在報告期內有所下降,但2018年該地區的銷售收入占比仍高達79.13%;排第二位的是華南西南地區,其收入占比為18.37%;東北華北地區的收入占比僅為2.5%。
  報告期內,盡管賽倫生物各地區的銷售收入占比在逐漸變得更加平衡,但其銷售收入仍主要集中在中國南方,北方地區的收入占比幾乎可以忽略。
  救命藥價格3年上漲近3倍
  不過,抗蛇毒血清近年來價格飛漲。其中抗蝮蛇毒血清價格從2016年的369.06元上漲至2018年的952.87元,上漲2.58倍;抗五步蛇毒血清價格從2016年的345.65元上漲到2018年的941.82元,上漲2.72倍;抗銀環蛇毒血清價格從2016年的436.04元上漲至2018年的1058.94元,上漲2.43倍;抗眼鏡蛇毒血清價格上漲主要出現在2018年,從2017年的1146.86元上漲至2018年的2221.73元,上漲了1.94倍。
  在招股書中,賽倫生物多次提到,其在市場中具有優勢地位。
  賽倫生物表示,公司是目前國內唯一生產抗蛇毒血清的企業。不過,長江商報記者查詢了解到,在我國《反壟斷法》第三章濫用市場支配地位中有這樣的規定:禁止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從事下列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行為,這些行為就包括“以不公平的高價銷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價購買商品。”
  《反壟斷法》所稱市場支配地位指的是:指經營者在相關市場內具有能夠控制商品價格、數量或者其他交易條件,或者能夠阻礙、影響其他經營者進入相關市場能力的市場地位。
  存貨報廢金額741.38萬元
  由於產品結構的巨大差異,公司的管理費用也呈增長態勢,特別是2018年存貨報廢金額大幅增加,當年存貨報廢金額為741.38萬元,主要也是因為抗狂犬病血清產品賣不動所產生的狂犬原液的報廢損失。
  結構的差異讓研發也顯得“動力不足”。
  據了解,2016年-2018年,賽倫生物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22.23%、6.46%和8.37%。公司目前所研究的多個項目預算金額在1.36億元左右,而大多項目還只在初始研究階段,公司還曾花費近600萬元進行抗埃博拉病毒血清研制,該研發已經終止。
  而就算是2016年的高額研發也是因為,公司2016年委托無錫藥明康德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進行關於人源性單克隆抗體研發,發生委外研發費用1605.7萬,導致研發費率畸高。
  對於產品結構的問題,6月12日,一位曾經調研過賽倫生物的投資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 該公司估值和利潤率都不錯,但從投資角度而言,沒有太大的成長空間。 “賽倫生物有自己的特點,但市場空間太小,每年被毒蛇咬傷的人畢竟有限,而因為產品需要冷藏也不適合出口,而如果單純靠提價來生存,也不是長久之計。”
 
(責任編輯:華青劍)
TIME:2019-06-12
來源網站:中國經濟網
來源網址: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1906/13/t20190613_3234600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