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創業、產業動態

● 從追求情景交融的讀書環境説起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莫邦富:往年我1年的海外出差基本要多達20次左右。而今年從1月下旬以來,因為新冠病毒問題困在日本國內不能去海外出差的時間已經超出半年多了。這是自1990年以來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現象。所以,現在對旅居海外的中國人來説,什麼時候才能重啟中日之間的人員來往,這才他們最關心的大事。
 
      從這個意義上講,最近總算有了一些令人期待和興奮的新消息。
 
      7月29日,日本外相茂木敏充與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舉行了長達80分鐘的電話會談,就恢復因新冠病毒感染而停止的商務客人等人員的國際往來達成一致意見,雙方願意儘快開始協調。毋庸置疑,這是一個非常可喜的消息。
 
      然而,也就是29日這一天,日本全國新發表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達到1002名,一天的感染者首次超過了1000名。翌日即30日,東京都新的感染人數達367人,刷新了過去最高紀錄,累計人數突破1萬2000人。而日本全國則新增感染人數1305人。這些信息情不自禁地令人擔憂起來,中日之間重啟人員的國際往來的計劃會不會因此而受到不佳影響。
 
      作為生活在東京都的一位居民,我很自覺地響應東京都政府的號召,儘量不外出。雖然政府要求留在家不外出的緊急狀態宣言期間早已結束,但我還是給自己追加了一個自我封閉期間。這樣讀書時間就相應要比平時增加不少。
 
      但是,看書也會發生麻煩問題。有時會因為書的內容,産生一種想到有某種氣氛的環境中去閱讀的慾望。我一向認為,一個情景交融的讀書環境將有助於加深對所讀之書的理解。這是我很早就養成的一種也許可以稱之為奢侈或任性的習慣。但這又和避開「三密」狀態,防止新冠病毒感染的東京都政府的號召産生衝突。所以,有點左右為難之感。
 
      我出過一本合譯的書籍,是女作家陳丹燕的《上海的風花雪月》,日文書名叫《上海メモラビリア》。我和這本書的相遇是在1998年2月。
 
當時,我去香港出差,在作家兼記者江迅家住了一晚。睡覺前,我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那就是《上海的風花雪月》。翻了幾頁後,憑直覺判斷這是一本可以向日本讀者推薦的好書,當即對江迅説:「把這本書給我吧。我想在日本出版。」
 
      第二天,我去深圳出差。白天忙於工作,晚上才有時間躺在酒店的床上看書。可是,才看了兩頁左右,我就趕緊換上外出服裝跑出酒店,搭車到深圳火車站附近的一家上海菜館,叫了一客上海人喜歡吃的寧波湯糰和紅豆蓮心湯。我一邊吃著這些甜食,一邊心情輕鬆地開始閱讀《上海的風花雪月》。
 
      雖然明明知道這只不過是人工打造的一種疑似上海氛圍的環境而已,但還是覺得不在這樣的氛圍環境中讀這本書,就會覺得對不起這本書及它的作者。
 
      我連續三天晚上都去那家餐館。從第二天晚上開始,我感覺到店員的待客態度明顯有了變化。她們安靜地給我泡上茶後,儘量都不來打擾我,親切地為我創造了一個儘量安靜不受干擾的讀書環境。這樣我就在遠離上海的深圳火車站附近的上海菜館裏,獲得了可以安安靜靜地閱讀這本書的奢侈的時間和空間。
 



 


 


 自家附近車站前的日高屋和筆者在午夜閱讀



      5年後的2003年5月,《上海的風花雪月》日文版在日本上市。
 
      這可以説是尋求情景交融的讀書環境的一個典型往事吧。《上海的風花雪月》那如泣如訴的傾訴,對上海以及生活在那裏的人們所傾注的那份細膩的情感,值得我深夜跑出深圳的酒店,坐車到火車站附近的上海菜館去尋找一個閱讀她、走進
她、了解她的讀書環境。
 
      我經常需要寫書評,往往還是經濟題材的書籍為多。有時在自己家的書房裏,卻怎麼也燃燒不起閱讀的激情。
 
      有一次,就是如此。那天夜裏本想閱讀一本需寫書評的新書,可是在東京自己家的書房裏,怎麼也進不了讀書的心境,想到一個稍稍有點擁擠雜亂並飄漫著濃厚的平民生活氣息的空間裏去閱讀那本書的心情變得非常強烈。思忖半刻,儘管已是深夜時分,我還是果斷地離開了家。
 
      然而,在午夜時分的我家那一片,找不到一家通宵營業的咖啡館。沒辦法,只好走進車站前一家叫作「日高屋」的中餐館,點了一碗540日元的蔬菜湯麵。儘管伴隨我讀書的不是散發著芳馨香味的咖啡,而是撒了一層胡椒面的屬於下裏巴人的湯麵。但多虧了這份蔬菜量很充足的湯麵的伴讀,我花了大半夜時間順利讀完了那本書,然後又一氣呵成地寫完了書評文稿。
 
      説到文稿寫作,其實我有不少專欄文稿就是在出差途中的機場休息室、高鐵候客廳、車站餐廳等場所裏寫成的。期待中日之間早日重啟國際人員來往,作為一個時刻追蹤著經濟第一線動態的作家、經濟評論家,我覺得趕往時代最前線的旅途,才是我最好的情景交融的讀書環境和寫作空間。
 







莫邦富 簡歷
上海出生。曾下鄉黑龍江生産建設兵團。上海外國語大學日語專業畢業後,曾在該校任教。1985年留學日本,在日本讀完碩士、博士課程。現在是旅居日本的華人作家、評論家。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莫邦富的日本管窺


派往中國的日企幹部要有工作激情
從法務大臣會客室看日本社會的簡樸風氣
人才開國後的日本還需唐吉訶德執矛出戰嗎?
諾貝爾獎獲得者盛讚京大抗疫研究新成果
中日簽證處窗後不為人所知的故事










//
TIME:2020-07-30
來源網站:日經中文網
來源網址:https://zh.cn.nikkei.com/columnviewpoint/tearoom/41499-2020-07-31-01-4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