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股市財經 / 創業、產業動態

● 近九成新經濟企業上市後股價坐滑梯 PE謀求轉型


企業上市破發越來越成為一個普遍現象,而對於PE(私募股權)機構而言,過去上市退出就能大賺一筆的美好時光也似乎正在遠離。證券時報·創業資本匯記者統計發現,2018年以來,國內共有46家新經濟企業在美股或港股上市,其中2018年33家;截至目前,2019年共有13家。截至6月13日,相比上市首日收盤價,這46家上市的新經濟企業中,有40家股價下跌,占比高達87%。這種現象,尤其對於專注投資於企業中後期的PE機構而言影響比較大,過去在企業IPO之前投進去就能賺錢的好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一名投資人在接受證券時報·創業資本匯記者采訪時如是說。最大跌幅近80%在統計中,證券時報·創業資本匯記者發現,在股價下跌的新經濟企業當中,有12家股價跌幅超過50%。其中,優信二手車股價跌幅最大,接近80%;趣頭條和蘑菇街緊隨其後,跌幅均達到73%,市值蒸發了2/3。包括蔚來汽車、映客等一級市場的明星企業,跌幅也超過了50%。相比之下,截至6月13日,股價上漲的公司僅有6家,分別是嗶哩嗶哩、愛奇藝、虎牙、騰訊音樂、同程藝龍和微盟。其中,微盟、虎牙和嗶哩嗶哩分別以53%、41%和31%的漲幅領跑這46家新經濟企業。上市後股價的走勢其實和首發價格有很大的關系。基巖資本副總裁杜坤日前接受證券時報·創業資本匯記者采訪時表示,如果首發價格定價過高,隨著時間的推移,價格必然向價值靠近,股價出現下跌也是正常的市場反應。架橋資本副總經理、投資總監徐可瑞認為,在近兩年登陸美股或港股的46家新經濟企業當中,絕大部分都屬於模式創新企業,在前幾年市場跟風、充斥泡沫的情況下,這些企業在一級市場備受寵愛。因此,在當前市場比較理性的情況下,這些企業也開始回歸到能夠反映自身企業價值的正常價格。一個新的經濟模式出來後,必然會經歷泡沫到理性的反復過程,但最終企業價值還是會回歸理性,股價終究也會反映企業的真實價值。這個現象更加驗證了,技術創新才是未來,模式創新只是很好看的一幅畫。徐可瑞說。道格資本總裁劉輝則從宏觀和微觀兩個層面來看待這個現象。宏觀方面,劉輝認為,目前國內資本市場估值正在下移,國際資本市場波動加大,加上國內資金面收緊,導致資金更願意投資相對安全的領域。微觀方面,他認為,許多新經濟公司在一級市場融資時都給投資人描繪了一副美好的前景,但上市之後卻未能達到預期;加上前一段時間所謂的新經濟企業標的不再是那麼稀缺,資本市場的情緒也沒有以前那麼高漲,這些因素都導致了新經濟企業在二級市場表現不盡如人意。PE行業賺錢方式劇變受累於股價表現,部分在中後期介入上述企業投資的PE機構,正在遭受虧損。在過去,除非發生股災,在人們的刻板印象中,只要企業實現IPO,投資機構就必然能賺錢。但隨著企業上市後破發的現象頻發,這個美好願景也正在逐漸破滅。徐可瑞表示,在現階段,投資者不斷成熟、資本市場制度不斷完善,讓部分在一級市場帶著泡沫估值上市的企業頻頻遭到了破發的暴擊。即便是近兩年在A股上市的部分帶有新經濟企業色彩的企業。徐可瑞認為,這些企業從配售階段開始至今,投進去的PE機構都仍是虧損狀態。在這樣的的狀況下,徐可瑞表示,PE機構可能會產生避險心理,在選擇項目的過程中會更加理性看待企業的估值。但他同時認為,這是一個好現象,會推動PE行業甚至整個風險投資行業不斷自我革新、聚焦和自我完善。而二級市場的反應,會相應地傳導到一級市場上。杜坤表示,對於PE機構而言,後期的投資退出和投資回報率是非常重要的。在二級市場表現不佳的情況下,一級市場的高估值也會出現松動,整個一級市場會有一個資產重估的過程。投資機構變得更加務實,PPT融資走不通了。與此同時,由於二級市場帶來的一級市場估值下移,在劉輝看來,當前也是PE投資的好時機。他認為,現在很多項目的價格有所下滑,他們也了解到在當前的狀況下,能先融到資、保證自己的存活是最重要的事情,這種時候反而是PE機構可以趁低吸納的好機會。PE機構謀求轉型在當前上市後破發現象頻發的情況下,PE機構又該如何提升自己的風險把控能力?幾位受訪者認為,提升自身的投資能力和項目鑒別能力,無疑是當前最關鍵的環節。杜坤表示,投資機構要想降低風險,就要做到對公司估值有清晰的認知。要想不虧錢甚至多賺錢,入股的價格就極其重要。在市場火熱估值炒上天的時候就不能跟風,在市場低迷估值合適的情況下就要敢於出手。對於公司估值的把握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投資機構的成敗。劉輝強調,對於國內投資者而言,還是需要關注企業自身的運營能力、獲取現金流的能力,對於純燒錢的企業要非常謹慎,過去靠燒錢維持高估值的做法在現在已經難以持續。徐可瑞也認為,作為投資者而言,還是要發現企業的本質價值和成長性;PE機構則不能抱有上市了就不管的心態,而是要抱著幫助企業實現他們的產業夢想,在推動企業上市後讓他們成長為世界性的民族品牌。從以前全民PE時代開始,到現在每一年整個行業都在進行洗牌,把一些沒有專業能力和邊界的PE機構淘汰出去。徐可瑞預測,PE行業將會更傾向於細分行業,行業內的機構會越來越在自己的能力圈內做小、做精,形成自己的獨特優勢,走專業化的路徑。而在這些轉型的過程中,可以看到的是,部分PE機構已經逐漸將投資階段往前遷移。杜坤認為,這主要是因為一二級市場的估值差在近幾年的確在縮小,這對於一級市場投資機構的投資能力比以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此外科創板的推出和正式落地也為一級市場的退出提供了新的方向。徐可瑞也表示,在投資中,真正需要幫助的企業大多是早期企業,到了後期PE投資的時候更多是起到擴大再生產的作用。
TIME:2019-06-13
來源網站:證券日報網
來源網址:http://www.zqrb.cn/finance/hangyedongtai/2019-06-14/A1560458308756.html